第二十四章 公主如謎王爺如火
蘇側妃抬眸,目光在說話之人身上掃過,略帶責備.

那說話之人原本也想看蘇側妃的反應,話音剛落就朝蘇側妃看去,抬眸間,正巧撞到蘇側妃的目光,見她目光中帶有不悅,忙將頭埋得更低.

蘇側妃見她意識到自己說錯,並不多加指責,只帶著容嚒嚒和八個婢女浩浩蕩蕩離開此處.

而此時,王府的書房里,則是另一番情景.

偌大的房間,只端木靳和尤青兩人.兩人皆是站著,旁邊桌子上,則放著一柄小小的劍尖.

劍尖不到三寸,劍刃上一抹風干的暗紅血色.

端木靳很隨意的將劍尖拿到手上,語氣中有些不可置信:"你是說,她拔下這東西後,走上台隨手就射到箭靶子上?還命中紅心?"

"是."尤青低著頭.

"這上面的血是怎麼回事?"

"應該是公主的."

"你不是說沒傷到她嗎?"端木靳斜睨了尤青一眼.

"是,屬下劍尖射過去時,確實沒傷到公主."關于這抹血跡,他亦是百思不得其解.就上邪辰方才露出那手,她絕無可能自己弄傷才是.他頓了一下,"屬下也覺得不可思議,這才特地稟告王爺."

端木靳沉默了一下,將劍尖放在桌上:"她還說了什麼?"

"她說她不是我們王妃,不許我們這樣喊,還說屬下朝她射飛刀沒教養."尤青沉聲道,眸中閃過一絲痛色.這事,確實是自己給王爺丟臉了!

端木靳並不發表評論,只淡淡的一句:"好了,本王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尤青垂首,大步走了出去,再將書房門拉上.

端木靳的目光便一直落在那把劍尖上,他走到書桌後坐下,背部很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再次拿起那劍尖,翻轉著看著.

腦海里,一幕幕浮現著從頭一次第一次看見那個女人到現在,所有的關于她的記憶.

那個女人,有著不容忽視的驕傲和殺氣,懂得選擇最便于自己的位置反抗對方,還懂得射飛刀……還是那樣厲害的准法!

既是這般厲害,那在山賊窩的時候,在他推門而入的那一刻,怎麼就那般狼狽?

忽的,他抬手,只見銀光在空中一閃,那劍尖已射入牆壁之中.三寸余的長度,盡數沒入牆壁.

陡然間,他站了起來,大步往外走去.

……

上邪辰已回到凌影閣,剛一步跨過院落,便看見滿院的婢女原本滿是緊張的神色一松,齊齊向她行禮.

"公主,您到哪里去了?把我們急得!"為首的兩個婢女走了過來.

"本宮習慣早起,便到處走了走."上邪辰很隨意的說著,徑直走進閣樓.

房間里有地龍,暖和的很,上邪辰隨手將白狐大氅脫下來遞給其中一個婢女,然後走向剛准備好熱水的盥洗盆前.

"對了,你們兩叫什麼名字?"上邪辰問.

"回公主,奴婢叫驕陽."離上邪辰最近的這個婢女一邊說著,一邊已將毛巾浸入水中,很快擰干遞給上邪辰.

上邪辰接過毛巾,微微仰頭,雙手將毛巾覆在臉上,這時,她聽見另外一位正在給她收拾狐裘大氅的婢女說:"奴婢藍心."

上邪辰略一點頭,很好記的名字.

兩人伺候著上邪辰洗漱完畢後,便讓上邪辰坐到梳妝鏡前准備給她梳妝.菱花銅鏡上,立即映出上邪辰絕美的容顏.

驕陽和藍心皆愣了一下,很快收回心神.

"公主長得可真美!"驕陽望著鏡子中的上邪辰,"奴婢這輩子還沒見過公主這麼美的人呢!"

上邪辰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心想:別說是你們,連我都沒見過這麼美的人!

看著上邪辰亦有幾分失神,驕陽笑,拿起桌子上象牙梳子往上邪辰頭上梳去,打趣的:"公主自己也被自己迷倒了呢!"

上邪辰正要開口,忽的,她聽到大門被猛的推開.轉頭,便看見一襲黑袍的端木靳大步走了進來,夾雜著凌冽的寒風.

他走得很快,黑袍角內側翻出紅色火焰狀的繡紋,整個人如一團紅黑相間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