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其他女人,都是妾!
抬頭,遠遠的,便看見有紅的綠的各色穿著的妙齡女子,打扮與普通婢女截然不同,有的在給魚兒喂食,有的在蕩秋千,有的坐在亭子里閑聊,還有幾位在嬉戲……

這個時辰……

若是換算成現代的時間,不過早上8,9點多,這些女人也起得太早了吧!在她的認知里,這種不需要勞作,靠著男人生存的女人,不都是睡到接近正午嗎!

就在上邪辰看見這些女人的時候,這些女人也看見了她,誰也想不到,上邪辰竟然是從前院的方向走來!更沒想到這位傳說中傾國傾城的厥國公主在沒有刻意打扮的情況下,亦能美得如此勾魂攝魄!

隨意披散的長發在晨風的吹拂下,幾縷微微揚起,地中海般湛藍的眼神清澈無底,仿若世間最珍貴的寶石,玫瑰紅的唇色在晨曦下點綴下紛嫩潤澤,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這樣的女人,別說是男人,就連女人都忍不住被她吸引!

一時,整個院子里安靜下來,天地間所有的顏色仿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所有的目光都對著她.

有羨慕,但更多的是嫉妒!

沒有女人希望看到別的女人比自己美這麼多,特別是這種以色伺君的女人!看著上邪辰,眾女就仿佛已經看見自己未來的失*.

恐懼驟然襲上心頭,眾女再看向上邪辰時,那目光中不光是嫉妒,還有各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仇恨.

上邪辰笑,饒前世無聊時看過一兩本所謂驚心動魄的宅斗文,可對于她來說,這不過一幫依附于男人的蛆蟲,何足掛齒!

再笑,若沒猜錯,這些女人該都是端木靳的妾室!沒想到啊,那個相貌堂堂的男人,竟是她一向最為鄙視的種馬!

眸中閃過一絲嘲諷,若不是回凌影閣必須走這條路,她根本不想和這些人有任何交集.上邪辰背脊更直,朝著這群人走了過去.

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對于這群人,上邪辰沒有絲毫說話的*,然而,這世界從來都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的,穿過這群爭奇斗豔的女子,便就在上邪辰快走出這片女兒國時,一個妖嬈的嬉笑從身後響起:"這不是厥國公主嗎?好大的架子,見到我們姐妹們也不行禮……"

行禮……

這一定是上邪辰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了!別說她這輩子沒向人行過禮,就算如今被迫穿越到古代,不得已在某些時候需要遵從這個世界的規矩,那也輪不到向這些卑微的蛀蟲行禮!

她的腳步緩了一緩,慢慢側頭,整個動作高傲而尊貴,朝那個女人斜睨過一眼,如同看見一只微不足道的螻蟻.

刻意釋放的威壓讓眾人心頭一顫,然,這個世上總是不乏挑戰權威的人.

便就在眾人噤若寒蟬的時候,另一個故作強大的聲音已經傳來:"辰公主,按照先來後到,你確實應該喊我們姐姐!""姐姐"二字,咬得極重.

上邪辰目光再一轉,很快朝在眾人身上掃過.

冷笑更甚,這些女人,可真不怕冷啊!一個個外面厚袍內皆是半透明的紗衣,里面的胸衣拉得極低,露出雪白的胸和深深的溝.

心中鄙視更重,不光是對這些女人,還有那匹種馬端木靳!

"姐姐?"低而婉轉的聲音從喉間滑過,一如青石流水的碰撞,如天籟般動聽,而她的語氣,卻是徹底的冰涼,"本宮雖久居厥國,卻也深知,一個王府只有一位王妃,其他女人,都是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