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威懾(下)
這樣的語氣,這樣凌冽的帶著嘲諷的笑,眾將士心中不由一凌,尤青干咳了兩聲,走了過去,滿臉賠笑:"王妃,實在對不住,剛才一時沒控制好力度,驚到您了!"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那射向上邪辰的凶器,竟與他們的尤青將軍有關.眾人忙將目光投向尤青,只見他手上長劍已斷成兩半,一半在自己手上,劍尖的部分則被上邪辰拿在手上隨意把玩.

"本宮還未嫁給端木靳,還不是你家王妃!"她冷冷的提醒,忽的一個揚手,只見原本在上邪辰手中如玩具般把玩的劍尖忽的激射出去.

寒光一凌,速度雖不見得多快,那劍尖射出的角度卻是極為刁鑽.

眾人忙轉頭,便看見劍尖穩穩的插在一個箭靶子上,正中紅心!

這是眾人用來練箭的靶子.

射箭嘛,誰都知道有個瞄准的過程,可方才上邪辰這一手飛刀,別說是沒有絲毫瞄准的動作,甚至她的目光都沒往那箭靶子上看過一樣,就那樣隨手一擲,竟就避過眾人,直射在紅心處!

這樣的准頭,別說是普通女子,就算他們這些在軍營很多年南征北戰的漢子,也不一定做得到!

軍隊一向尊崇強者,這些將士們,原本看著上邪辰的目光不過是看著一個絕色花瓶,皇上用來牽絆他家王爺的禍水妖精,可此刻,當他們再次望著上邪辰的時候,目光中已不知不覺多了歎服!

這樣的膽魄,這樣的威壓,這樣的手筆,在他們看來,雖是女子,但絕對能與自家王爺比肩!

上邪辰卻仿佛沒看到這些似的,她的雙手負在背後,藏于大氅中,背脊站得筆直.

"久聞端木靳轄下軍紀嚴明,今日本宮算是長見識了,真是好教養啊!"說完這句,上邪辰不再多言,轉身就走.

眾人看著她離開的方向,半響都沒有動靜,直到上邪辰走得遠了,站在尤青身畔的一個將士方才反應過來,他笑嘻嘻的撞了撞尤青的胳膊:"將軍,原本您是想威懾她的,卻沒想到,我們這麼多人,竟被她威懾住了!"

尤青點了點頭,臉色有些沉.

沒錯,原本,對于這個被皇上硬塞而來的厥國公主,他確實是想威懾一番的,卻沒料到……

轉身,朝著被劍尖命中紅心的箭靶子走去.目光重新落在閃著銀光的劍尖上,驀的,他的目光被劍刃上的一抹紅吸引住了.

……

離開練武場,上邪辰看了看天色,然後順著來時的路,朝後院凌影閣走去.

走得遠了,她這才將負在背上的手伸了出來.

指上,鮮紅的血液早已將食指指頭染紅,細小的血珠還在不斷從傷口處滲出.

她的目光中閃過一絲無奈,這種傳說中彈指可破的肌膚實在太可怕了!她將手指頭放進嘴里隨口將血液舔了,順便用唾液給傷口消毒.

方才,尤青那一劍頭,其實是算准了位置和力道的.別說根本射不到她的身體,那刻意卸下的力道,雖說開始的時候看起來快而疾,可真正到她所在位置時,力道已是很小,即便真射中她的身體,也不過一點皮外傷.

只是——

她看著自己指尖,這樣脆弱的身體,她得盡快改造一番才行!上邪辰想著,一邊走一邊盤算著如何改造自己的身體.

這時,前方傳來女子嬉戲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