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誰比誰更暴力!
聽得端木靳命令,一眾仆人立即上前,七手八腳將木桶抬了出去.

"本王再說一次,這個院落,你,上邪辰住不得!"端木靳一把扼住上邪辰的手腕,低吼.

吼這話的時候,上邪辰幾乎能看見端木靳額上隱約的青筋,她有些不明白,不就是一座豪華點的院落麼,他堂堂一王爺至于麼?

"靳王爺,本宮……"上邪辰絲毫不怕,她的聲音很沉,正是她一貫與人談判時的語氣.

話音未落,端木靳已截斷她的話語:"你想說你窮奢極欲?住不慣差的地方?厥國經濟如何,你作為公主,應該也清楚幾分!少廢話,立即給我搬走!"

一席話說完,端木靳袖袍一甩,直接拂袖而去.

上邪辰站在原地,看著端木靳大步往外走,她遲疑了一瞬,按照她的性格,按照她從前的實力,既是自己看上的東西,那是絕對不可能讓的,不過,如今的她,如今手無縛雞之力的她,真的還能如從前那般率性而為嗎?

伸手,低頭.

袖子從手腕上滑下,她看了看白希的手腕處被方才端木靳扼出的淤青,臉上閃過一抹自嘲.

若是從前,被人這樣一把抓住,早被她一個過肩摔撂倒在地了!可如今,居然只有承受的份兒!不過,至于這疼痛,她卻是可以忽略不計的,作為從小就作為頂尖殺手訓練的人,還承受得起!

便就在她望著淤青怔怔出神的時候,只聽門口腳步聲再次響起,抬頭,便看見端木靳重新大步走了進來.

上邪辰眸中閃過一絲詫異,這個男人又要做什麼?

大腦里還沒找到最合理的答案,只見端木靳已走到她面前,單手朝她腰上一撈,輕松扛起她就往殿外走.

這般的姿勢,和電視里那些得到美人的莽夫有什麼區別?!

"端木靳,你做什麼?"上邪辰急,一雙握拳的小手條件反射的捶打在端木靳的背心某處.

沒錯,對于她已穿越的事實,她已全盤接受!可是,作為一個現代的頂尖級殺手,就算她悲催穿越,穿越到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身上,她也絕對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三分四次被侮辱!

"砰,砰!"一下,兩下……

開始的時候,端木靳還不覺得什麼,他一聲嗤笑,上邪辰的拳頭不過花拳繡腿而已!不過,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

拳頭的力氣雖小,可連著七八下竟都打在同一個位置,分毫不差!而那個位置,正是人背部最脆弱的穴位所在的地方!這麼一串挨打下來,雖說不至于造成重傷,可也明顯感覺到氣血的不暢通!

這個女人,真的是厥國最尊貴的花朵上邪辰嗎?

如果是,那他埋伏在厥國皇宮的釘子們究竟怎麼回事,這麼多年了,竟連真實的上邪辰也沒看清?如果不是,那她又是誰?

端木靳一邊承受著上邪辰的拳頭,腦海里思緒翻騰,腳上加快了腳步,飛快從這個院落走出,跨進旁邊明顯低了好幾個檔次的小院落.

便就在跨進院落的瞬間,他忽感覺到頭上發髻一松,猛然將上邪辰摔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