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全城靜寂(福利,祝小熊生日快樂)
這種情形,任誰都知道端木靳是打算將上邪辰受辱的事展現在眾人面前了!

辰抬眸,對上端木靳"沉痛"的臉,剛毅的下巴,她的嘴角冷冷的泛起一朵冰凌花,竟是很配合的伸手,配合他摟抱的姿勢,環住他的脖子.

這樣的動作,端木靳心下吃驚,就方才上邪辰在山上展露出的一切,她斷然不是傳言中那般軟弱,此刻如何會乖乖配合自己?

"怎麼,你不掙紮或者反抗?"端木靳垂眸看過她一眼後,目光繼續朝前,朝著城門的方向.

"我為何要掙紮反抗?"辰反問.那樣輕松的語氣,仿佛此刻她並沒有鬢發亂衣衫爛,也沒有肌膚大露,更不曾受辱.

她頓了一下,一張絕世容顏的笑臉更是笑盈盈的:"你這里又沒有馬車,我就算坐在馬上快奔而過,也會被人瞧見這般模樣,還不如大大方方讓人一次看個夠."說著,她竟是毫不在意的踢了踢腿,白希的細膩的小腿露出更多,很快又被喜袍下擺遮了去.

端木靳皺眉,眸色中露出一絲鄙夷:"你們厥國,竟是這般民風開放,隨意露出身體?"

一句話落,只聽上邪辰"咯咯"一串笑聲掠過,明明是銀鈴般的笑聲,可配合一雙毫無笑意的藍眸,整個面孔呈現出似譏似嘲的神情,她更緊的摟著端木靳的脖子,溫熱的呼吸噴薄在端木靳的面上.

"本公主現在可是你的王妃,你若不在乎自己的名聲,我又何必在乎?"

這樣親昵的動作,這樣衣衫不整的打扮,若不是配她冰冷的話語,唇角嘲諷的幅度,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這兩個人剛從野外親熱回來.

端木靳垂眸,目光從這張他看不懂的小臉上掠過,眸色一抹慍怒閃過,繼而轉為沉沉大海般的沉寂,遂不再與她說話,只繼續往城門口走去.

……

城門洞開.城門口列隊站著百來士兵,每個人頭盔上都是紅色羽翎,手持系了紅帶的鐵戟,顯然是為了迎親候在這里.

從城門口朝城里往進去,只看屋頂上的積雪依然很厚,屋簷處掛著長長的透明的冰凌,在天光的折射下閃著晶瑩的光.

目光朝下,街道上的雪早被人清掃乾淨,地上鋪著紅得耀眼的緞,街道兩側卻是擠滿了人,他們一邊跺著腳,一邊呵著氣,一派喜氣洋洋的樣子.

今兒早上,為了占據最佳的觀看地,他們可是擠破了頭,目的便是第一眼看見靳王王妃,那位傳言中傾城傾國名滿天下的厥國的公主!

然而,此刻,當端木靳一襲白色中衣,手上橫抱著身裹喜袍,明顯被凌辱過的女子,從城門外一步步走過來時,他們深深的震撼了!

一時,全城靜寂.

空氣中,只回蕩著端木靳身後1千精兵的鐵靴和馬匹踩在地面上的聲音,緩慢的,沉重的,仿佛要把這冬天的最後一場大雪壓垮……

人們的目光,只反複在端木靳沉痛的面容,以及上邪辰若隱若現的雙腿上看去.

…………尾巴的傲嬌分割線…………

祝小熊生日快樂,兩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