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連新娘也保護不了
木屋外,大雪覆蓋了天地間幾乎所有凸起的物件.屋頂,草垛,牛圈,磨刀石,井沿,以及草根……

入目處,一片聖潔的白.

這樣聖潔的白雪,本應踏雪尋梅,本應賞雪喝酒,然而,誰也不可能忽視那兵器碰撞的火花,刀劍入肉的鈍聲,以及急飆而出的鮮血,一個個落在地上的人影.

鐵馬金戈裝備精良的士兵與穿著棉襖舉起大刀的山賊,形勢毫無疑問的一邊倒.辰飛快環顧了周圍一圈,這交戰的雙方實力懸殊太大,不出一刻鍾,這些山賊將被全部剿滅.

"主子!"這時,一個頭戴花翎的少將見男子走了出來,快速將手邊土匪一刀解決,急步走來雙手抱拳單膝跪下.

男子低頭,眸中一片冰冽,狹長的眼睛微微眯著,唇中緩緩吐出四個字:"一個不留."

"是."少將急掠退下.

便就是這低頭的瞬間,男子恰撞見辰眸中一片冷清,對于這般殘暴的畫面,竟是一點動容的表情也無.

男子心中疑云又起,雖是藍眸,也是絕色之姿,可這樣冷靜的目光,又怎會是厥國皇宮中被保護得如同溫室花朵,連螞蟻也舍不得踩死的公主上邪辰?

壓下心中疑問,男子繼續朝前走去,而這時,雪地中的山賊們卻將他方才那句"一個不留"聽得分明,只見他們渾身一震,反抗的更為厲害.

男子的眼睛絲毫沒往那些人身上做更多停留,他抱著辰,繞過白雪覆蓋的柵欄,那里兜兜轉轉的站著幾十匹馬,正刨著雪地下的草根,他徑直往一匹高大的赤紅色的馬走去.

一個躍身,男子輕松跨坐了上去,而辰也被他放在前面,只不過,因得她原本的衣服早已破碎,下身根本沒有褲子,便側坐在馬上.

"駕."男子一聲輕喝,腳尖在馬肚子上一點,那馬立即朝山路上奔了去.

身後,一聲怒吼忽然炸起:"端木靳,你不守信用,你不得好死!"話音未完,卻是戛然而止.

這樣的形勢下,辰不用回頭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必是那爆吼之人命喪黃泉,男子亦不回頭,嘴角浮起一抹輕蔑的笑.

很快,他的目光轉向帝都的方向,眸色更沉.

側身坐在端木靳前面的辰朝左側首,很認真的看了多看了幾眼端木靳的面容,很快回過頭去望向遠方.

端木靳,原來他叫端木靳.辰的腦海里迅速翻騰著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曆史,只可惜,窮盡她的記憶,也沒能記起曆史上有這麼一個人!而那些所有的看過的古人的畫像,也從來沒有這幅面孔.

至于端木靳,對于方才辰的側頭細細端詳,不知何故,他心里竟起了些小興趣.這個女人,說是公主又不像,說是冒充貨,就更不像了!

這世上,應該還沒有一個做細作的冒充貨會蠢到把自己的性格裝扮得和被冒充者南轅北轍!

"端木靳,我叫什麼名字?"辰忽的開口,不等端木靳回答,她很快繼續,言語中帶著無比的奚落,"你這個王爺可真沒用,連自己的新娘子都保護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