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殺!
一股冷風灌了進來,辰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往門口望去,便看見一個身穿大紅喜袍的俊朗男子大步走了進來,前胸處是金線繡的大蟒,衣襟袖口處則是銀線繡的繁複祥云,墨黑色的長發用一根碧玉簪子束起.他的手上,則握住一柄長劍.

背後,敞開的門外是一片被白茫茫的大雪覆蓋的天地,再遠一點,紛雜的黑影則是官兵與山賊混亂的交戰.

在白雪皚皚的襯托下,男子俊朗如火,如焰.

"靳……靳王爺……"山賊們瞪大了眼睛,一個個露出害怕的神情,不,這種神情中更多的是驚愕,忙七手八腳的開始穿褲子.

來者只略一皺眉,右手略微一抬,一雙絕美的唇只吐出一個字:"殺."冰冷,帶著戾氣.

瞬間,幾道灰影已從門口從窗戶處掠進,那一個個山賊連驚呼都沒來得及,就已經身體某個位置一痛,飛快倒下.下一個瞬間,那些灰影再從進來的地方掠出,快得除了殘影,竟是沒有絲毫痕跡.

滾落在地上的辰將目光轉向那些個死者,那些人,或一刀刺進心髒位置,或一刀抹斷脖子,一個個皆是乾淨利落,一刀斃命.

這樣的殺人手法,絲毫不遜于從前全盛時期的自己!至于那些人的速度,更是連從前的自己也無法企及!

古武?這便是傳說中的古武世界?而剛才那些人施展的,竟是傳說中的輕功?而自己,竟是如玄幻小說中的穿越了?

瞬間,辰只覺得有種沒頭腦的無稽!

而那位穿喜袍的男子,一雙狹長的眸卻是緊緊盯著辰的臉龐,目光中飛快閃過驚豔,繼而是疑惑,很快壓下.

便就在辰觀察完那些該死的山賊,將目光轉向這位被稱為靳王爺的紅色喜袍男子時,男子已快步朝辰走來,快速扯開自己的喜袍,一個揚手,蓋在她赤果了大半的身上.

"公主,你怎麼樣?"他半跪在地上,關切的問.

辰迎著他的目光朝他看去,只見不濃不淡的劍眉下,狹長的眼眸帶不曾察覺的凌冽,鼻若懸膽,似黛青色的遠山般挺直,一張薄唇顏色偏淡.

倒是個美男,只不過,前世的她早看多了各種明星,如今對男人的相貌已沒了太多興趣.

"還好."辰淡淡的說,然後一手往自己頭上笨重的東西抓起,只覺得那些繁複的各種飾品紛雜的纏著自己的發,生生的扯著有些痛.

辰有些不耐,"用一下你的劍",她一邊說著,已順手將男子手上的劍拔了出來,一手抓著頭頂繁雜的發飾,毫不憐惜的朝青絲揮去.

手起劍落,一大撮頭發已隨著發飾飄落而下.

對于女子的動作,男子顯然大感意外,眸中再次閃過疑惑後,他伸手,覆蓋住握劍的辰的手,"別急,我幫你!"

辰猶豫了一下,任由他取下握在她手上的劍,放在旁邊,然後一手將辰頭上各種發飾托起,細致的將上面的發絲解開.

"你這把劍不錯."辰的目光落在放在地上的那把劍上,就她對劍的認識,無論是現代還是古代,這把劍都算是上上之品了!

男子的臉龐高于辰的頭頂,唇角閃過一絲辰看不見的譏誚:"公主似乎和傳說中不大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