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死無葬身之地!
最後一次轉頭,遙遠的,她看見對面樓樓頂,一個人影正在收拾槍支.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最便于狙擊ak47.

至于開槍的那個人,自然是組織里的王牌阻擊手伍北.

是了,這也是她一心想逃離這個地方的原因之一,人與人之間,沒有任何感情.即便一起長大,即便被稱為兄弟姐妹,到了該對決的時候,也絕不手軟!

熱乎乎的黏稠的血液已順著臉頰淌下,這是她熟悉的味道,這是她熟悉的射擊的准心,然後,她這輩子做夢也想不到的是,有一天,這樣的死法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為什麼……"她的雙目看著男人,身體已不受控制的朝地上倒去.

從子彈穿過太陽穴的那一刹那,她就已經明白了,先前的那一槍,只是一個局.因得她向來超乎其他人的對危機的敏感,他特地叫人先開了一槍,便是讓她誤以為危機已過,殊不知,真正等待她的致命的一擊卻是來自對面樓頂!

今天晚上,從她踏入這個房間開始,他就沒有打算放過她!亦或者說,從她上次提出要退休開始,他就已經打算要她死了!

只是,她想知道,為什麼?

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一雙沉如黑夜的眸子滿滿的全是殘忍.他的嘴角微微揚起,一貫的萬事皆在掌控的模樣,然後似笑非笑的吐出一句話.

躺在地上的少女努力睜大瞳孔,可影像依然越來越模糊,思維越來越渙散,她看見干爹的嘴巴開始張合,她努力想去聽他說了什麼,卻似乎什麼也聽不到了……

便就在這時,一股白光從蒼穹照下,穿過對面樓上的狙擊手,如射燈般照亮整個房間.

……

也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聽見耳邊有男人的聲音:

"老大,這個可是厥國的公主,真的要毀了她?"帶著疑惑,以及害怕.

厥國公主?毀了她?這些人在說什麼?

她努力想睜開眼睛,可是,眼皮子卻沉甸甸的,怎麼努力想睜開都睜不開,周圍一片黑暗!所有的五感中,似乎也只有聽覺是正常的,其他皆沒有感覺,一如整個人都飄蕩在黑暗的虛空.

好奇怪,她不是已經死了嗎?不是被干爹安排的人打死了嗎?怎麼還會聽見聲音?她努力將所有的意識集中在聽力上.

緊接著,她聽見空間里來來回回踱步的聲音,夾雜著抽旱煙的"啪啪"聲,另一個陌生的相對沉而穩的聲音傳來:"家眷都送走了嗎?"

聲音更加清晰,很明顯帶有地方口音,很是陌生.她努力思索著,中華大地上,究竟哪個省市的口音和這個貼近.

"昨天就送走了."有人回答.

緊接著又是踱步的聲音,那個所謂的老大似乎還在遲疑,終于,踱步聲停,她聽見先前那個沉穩的聲音一聲令下:"按原計劃進行!"

一句話落,其他人已是異口同聲的:"老大!"帶著惶恐,以及無盡的擔憂.

她很快判斷出,答話的至少是十個人,且全是男人.只不知,她究竟在什麼地方,這些人說的事情和自己究竟有什麼關系!

"那人是什麼樣的,我不說你們也清楚!如果今天按令行事,說不定我們還有一線生機,倘若違令,恐怕今日我們就會死無葬身之地!"那人說著,腳步聲卻是越來越近,啪啪的抽旱煙的聲音也更近.

先天的對危機的感覺讓她心頭一顫,緊接著,她忽感覺下身一痛,所有的五感都回到了體內.

驀的,她睜開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