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砰的一聲槍響
這位叫辰的少女微愣了一下,然後眉眼恭謹的走了過去.就在她走到沙發的瞬間,一雙美目飛快在桌上水漬處掠過,眼底劃過一絲厭惡.

他們這個殺手組織,連干爹在內,一共21人,其中10個是女人.便就是這10個人中,除了自己,其他所有人都和干爹有密切關系,似乎所有人都覺得,做他的女人,就等于多了一道護身符.

唯有她,她不願意.

對于少女對自己私生活的不滿,男人當然清楚,不過,他不在意,對他來說,他手下的每一個人,都只是賺錢的工具.

而女人,除了為他賺錢,還多了一個用途,便是調劑生活.

至于這位叫辰的少女,他從來不碰她,只不過因為她槍法比所有人都好,她出手比所有人都快.

對于自己用得最順手的工具,他只是格外愛惜一點.

見少女走到自己面前,男人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眸底飛快劃過一絲惋惜,然後往窗戶那邊走去,少女立即跟了上去.

"真這麼想離開?"男人問.

"是."少女回答得斬釘截鐵.

"為什麼?"

"我想過正常人的生活."

"什麼是正常人的生活?"已走到窗邊的男人忽的轉過頭,"朝九晚五上班,為了一口牛奶,為了一個面包,每天擠地鐵,看領導臉色?"

"干爹,你知道的,我可以過的更好."少女的聲音不大,卻透著一股天然的傲氣.

窗外,夜深沉沉,高樓的華燈將帝都裝扮得分外璀璨.

男人笑,看著少女的眸光中充滿慈祥的笑意,他伸手,大掌撫過少女的長發:"也是,我倒是差點忘了,辰可是牛津大學三一學院的高材生,也是我這麼多個兒女中最出色的一個."

少女低著的頭卻是微微皺眉,壓抑住自己內心的惡心.她怎麼也沒法忽略,此刻撫在她頭上的這雙手,幾分鍾之前還在和其他女人*!

就在少女覺得各種惡心的時候,男人的手已順著少女的長發滑到她的脖頸處,他五指用力朝前一勾,女子的頭立即被迫仰望著逼近他的俊臉.

臉色沉沉,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更滿滿的都是冰冷:"你可知道這些年我為了培養你花了多少錢?"

"可是這些年,我也替你掙回來了不是?"少女仰望著他,一雙明亮的眸子寫滿倔強.既然下定決心要走,就絕不回頭.

男人笑,少女心里瞬間升騰出一股不好的預感,多年的殺手生涯讓她對危機有天然的直覺.她的眉頭一凝,反手握住男人手腕,往旁邊一個旋身.

于此同時,只聽"砰"的一聲槍響,子彈已射入旁邊牆壁.

少女回頭,便看見對面浴室門大開,先前還躺在男人身體下面的女人只圍了一張浴巾,一支黑洞洞的手槍指著自己.

她的目光並沒有往女子身上看多久,而是很快將目光轉向男人,對于她的這些眾多干姐姐干哥哥,她實在太了解了,沒有干爹的命令,他們怎麼敢對自己開槍!

然而,就在她下一句話還沒出口時,尖銳的破空之音已然響起,緊接著,她清晰的聽見穿過自己太陽穴的骨破裂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