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床上睡三天(4)
這件事,除了她,落然,皇上以外,沒有人知道啊,不可能啊,這可是殺頭的大罪啊.

"四妹妹,我知道,我娘登上平妻的位子,對你們有威脅,你為大娘鳴不平,也是應該的,但是我們只是想安安份份的過日子,沒有非份之想,你不用擔心和害怕的."

"我沒有害怕."

惜月也懶得和她們繞彎彎腸子,長睫盈盈溢出流光,美眸含笑.

"皇上應該會很滿意這種結果,就是不知道慕容老爺知道自己腦袋上多了一頂帽子,會是什麼感覺."

"你——"

柳二夫人驚得額前竄出豆大的冷汗,蹭的站了起來,雙腿都微微的顫抖著,震驚的瞪向惜月,一下子慌了神.

——已經得這麼明白,再裝就矯了.

"我素來喜歡井水不犯河水,二夫人懂我的意思嗎?"

惜月的話,等于重重的給了二夫人一巴掌,然後又給了一粒甜棗,讓她痛得牙癢癢的時候,又要對惜月感激不盡.

這時候,華露一邊侍候惜月喝茶,一邊挑釁般的笑著對惜月道.

"姐,這會子王爺會不會正在和老爺商量給咱們換園子的事,王爺一個月後成親,恐怕准備的時間不夠呢."

"不著急."

——惜月淺笑飲茶,眼底卻滿是對景王的濃恨,這個親,別是一個月後,就是明天,惜月也是不會與他成的.

只不過,倒是要想個辦法,把這個王爺解決了才是,希望肥貓去了皇宮,回來之後,換來的是皇宮的抖了三抖.

同時能夠分散景王的注意力,讓自己有時間找出對付他的辦法.

柳二夫人和落然怔怔的聽著惜月和華露的話,二人原本是下馬威來的,結果卻是狼狽不堪的奪路而逃了出去.

望著她們匆忙消失的身影,華露冷哼了一聲,轉身對惜月道.

"姐,她們真的打算辦一場家宴呢."

"無事,由著她們去鬧吧,反正頭疼的是大夫人,不是我."

隨後,惜月想起來也許有些事,需要去辦一辦,于是用了午膳之後,喜鵲那邊來報宴會准備在三天後,同時景王爺已經和慕容老爺提出來,要麼給惜月換一個好園子,要麼把惜月接到王府里去住,讓慕容大人驚了驚,連忙答應給惜月布置新園子.

于是又把大夫人責備了一通,大夫人委屈的自己准備了材料,只要修葺院子就行,慕容老爺派人過來問是事有此事,華濃得了主子的吩咐,有板有眼的回複,材料是有沒有錯,無奈全是女兒身,不會修葺,加之天氣寒涼了起來,沒了辦法,為了活命,只得把梁子用來劈了當柴火燒.

惹得慕容老爺又是一陣暴怒,把大夫人狠狠的罵了一通,大夫人一頭被老爺罵,一頭被柳二夫人氣,差點一口氣沒有喘上來.

惜月笑著點頭,慢性毒藥,對人來是最為傷身的,也是最痛苦的,她不會用卑鄙的手段,但她會一點一點的折磨大夫人,直到她落下最後一口氣,為自己的親娘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