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床上睡三天(3)
聽到華濃的聲音,惜月眨了眨眼睛,冷笑了起來,將兒撩到了華濃的懷里,讓她們呆在廂房里不動,自己則整理好衣服,緩緩的出了廂房門.

剛到簡陋的正廳,就聽到落然有些嫌棄的聲音,見惜月走了進來,二夫人傲然的笑了笑,徑直坐到主位上,等著惜月來給自己行禮.

——惜月見狀,眸光微微一冷.

柳姨娘……是被勝利沖昏了頭腦吧,如果她是個聰明的女人,就應該知道心虛的人,始終都要留條後路,否則總有一天,八卦會暴出來的喲.

懶得如她的心願,惜月徑自走到椅子前坐下,淡淡的道.

"二娘,找惜月有事嗎?"

無事不登三寶殿,惜月可不認為,她們會感恩或者是專門來拜訪自己,柳姨娘……呃……柳二夫人被惜月的態度弄得臉都氣白了,心里暗想要與老爺去好好的告一狀,讓老爺罰罰這個慕容惜月.

遂,一幅長輩的模樣,又想裝寬容又恨得牙癢癢的笑著道.

"是這樣的,老爺剛剛抬了我當慕容府的二夫人,那落然自然也就是嫡女,與大姐,四姐是一個地位上的,我的意思呢,既然是大喜事,就該好好的辦一辦,把各府的世家公子,姐,都請過來聚一聚,讓你們幾姐妹都與她們交交手帕,結交個姐妹朋友."

……

惜月抿唇笑了笑,就知道柳二夫人肯定急著要把事召告天下,順便幫自己的女兒尋一門好親事,倒是沒想到如此著急.

而且慕容落然竟然沒有跟在景王的身後?

轉念一想,也是,她也是皇帝的女兒,和景王是兄妹,當王妃,太子妃是無望的,還不如把希望放在別處.

此刻,

也不知道景王那個渣男在慕容府干嘛呢?

"惜月……你也知道,你是被景王退了婚的人,這輩子只能養在深閨里,所以,我的意思是,如果那天辦宴會的時候,你能夠……呆在自己的園子里,不要出來,免得給慕容府丟了臉面……"

"二夫人,您的這是什麼話?"

華露端著茶水進來,正好聽到這一句,生氣的將茶盤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柳二夫人見丫鬟如此無禮,抬手就是一巴掌劈了下去,結果華露聰明,一閃身躲開了,氣得柳二夫人臉都了.

"你……一個賤丫頭,竟然敢忤逆主子……"

"二夫人……"惜月眉目如畫,卻透著冰冷的刺意,嘲諷的笑望著柳二夫人,有意無意的輕聲道"其實我覺得,喚你二姨娘還是比較好的,起碼名正順,這個二夫人嘛,二姨娘真的覺得,坐得很自在?"

完,

往落然身上看了看,又笑了起來.

柳二夫人和慕容落然同時一怔,心猛的突跳了一下,柳二夫人下意識的那捏著絲絹的手顫抖了一下,抬眸望向惜月,又轉頭望向落然,整個人都有些不自然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手機觀看的寶貝們呀,記得點評分,5分啊.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