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床上睡三天(2)
肥貓爪子一伸,隱約現了幾個數,終于聰明了,知道討價還價了,眼睛眯啊眯啊,懶懶的,心里有些忐忑,誰知道惜月卻在它的腦袋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語氣愉悅的道.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事很簡單,你把我的一份記憶,拿出來,送到皇帝的夢境里去."

"這個好辦."

肥貓的尾巴搖了搖,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原來只是送個夢啊,一邊伸手擺正自己腦袋上的純陽冠一邊得意的眯了眯眼睛.

"恩……"

惜月點了點頭,盤腿坐好,緩緩閉上雙眸,集中精力沒有多久,就走進了自己的靈界,確切的,是眉心里的那顆色的靈珠帶著她的神識走進去的.

這兒像天上的星星一樣,不斷的閃爍著晶瑩的光芒,惜月伸手摘了一個,發現不是那段記憶,搖了搖頭,將晶瑩扔了回去,重新尋找,隨後沒多久便發現了那日的記憶.

將那抹光芒摘了下來,裝進袋子里,靈珠歸位,惜月亦睜開了眼睛,手里多了一個雪白的囊袋.

"這是我剛剛才回想起來的記憶,你把它放進皇帝的夢中,他就知道要找的人是誰了."

"吾知道了,死丫頭,吾去去就回,給事准備好吃的燒雞."

話音剛落,肥貓便沒了身影,惜月從榻上跳了下來,撫著自己的眉心,有些發愣,怎麼……怎麼剛才運用靈珠的時候,手到擒來的,完全沒有生疏感,好像這幾顆珠子從來都是屬于自己的一樣,這是……怎麼回事呢.

——色的赤焰靈珠,似乎可以存放六界的記憶,也能夠織出各種各樣的幻境,夢境,只是不知道,還有什麼用處.

走到妝台前,惜月有些沉思的坐下,摸著自己的臉蛋,心想,如果還能織出各種臉蛋就好了.

……

眉心一道紫色的光芒溢出,瞬間惜月的額角便出現了一只彩蝶,惜月驚得蹭的站了起來,緊張間,急忙俯身,對著鏡子,腦中想象著另一個容貌,結果也不過是眨眼功夫,她的容貌立即就發生了改變.

"呵呵……"

惜月笑了笑,心神一斂,恢複了原本的樣貌,心想以後起碼多了一個逃命的法定,真是不錯呢.

就是不知道,創世的女媧娘娘知道惜月有這種想法後,會不會一杖棍打下來呢.

"兒,過來把衣服穿上."

歐陽明日給她喂了丹藥,以後不需要喂自己的血,她也可以隨時化成人形,似乎還漲了不少的靈力呢.

兒滑下床,光著屁屁樂顛顛的奔到惜月的懷里,惜月愛憐的吻了吻兒的臉蛋,將她抱在自己的腿上坐著,然後開始給兒換衣服.

"真可愛."

粉色的夾衣繡著栩栩如生的老虎,又給兒配了一個虎帽,看起來,與平常人家的可愛孩沒有任何的兩樣啊.

"姐,二姨娘……不是……二夫人來了."

————

親親們不要急,惜月的路很長也很精彩,絕不是現在這幅模樣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