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床上睡三天(1)
"你不懂,這兒之前被惡心的人碰過,現在要好好的洗,徹底的洗干靜不可." 喜鵲有一種姐魔怔了的感覺,擦好了背,便出去給姐換水,結果回來的時候,惜月還在不斷的洗,擦得身體的肌膚緋緋的,可惜月也不喊痛,就是不斷的擦…… 來來回回,給惜月換了五次熱水,洗了將近二個時辰,她還是不肯上來. 最後還是華露威脅惜月,如果再不出來,就去告訴景王爺,惜月心里一恨,一怒,咬牙切齒的從浴桶里爬了出來. 任憑華露給自己換衣裳. "姐,王爺……他察覺到什麼了嗎?" 華露心細,剛才的一幕她聽得清楚,因為看不見,反而更加能夠直白的感覺到,景王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不是察覺什麼了,他是肯定那件事是我們做的." "那怎麼辦?" 系扣子的手一抖,惜月便眼睛亮了亮,系好腰帶,轉身朝床榻走去,展了帳子,正看到兒化成了人形,在床上翻來滾去的玩. "兒,你找得到肥貓嗎?" 這種事,還是讓肥貓一個男生去跑腿,兒這麼,呆在家里慢慢長大就行了—— "能哦……" 兒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嘟嘟的唇吐著泡泡,一邊翻滾一邊嘻嘻嘻的笑著,惜月往榻上一坐,急忙道. "好,把它找來,這次有重要的事,要讓它跑腿,你別咬它,乖啊." "恩……" 兒聽著重重的點點頭,然後一本正經的盤腿坐著,雙手合十,念了幾句咒語,雙掌打開,掌心便出現了一顆雪白的晶球,晶球緩緩轉動,一個綠點便閃爍了起來. "死肥貓,還自己,不能破身,難道他現在呆的地方,不是妓院嗎?" "書香別院!" 兒好心的更正了一下,不是妓院,是書香別院,兩個字和四個字差別很大,這也能念錯. 當然, 兒並不知道,妓院指的就是書香別院. "把他從妓女的床上抓起來." 兒的藕臂往空中一抬肉爪子緊緊一抓,只聽到空中傳來一聲慘叫,肥貓的身影便出現在惜月的面前. "是哪個天殺的把吾招來了." 還沒罵完,抬頭一看到化成嬰兒的兒,肥貓便不要命的往牆角竄去,惜月見了咧嘴調皮一笑,對肥貓招手道. "來啦,來啦,我跟兒好了,今兒個不打你." 肥貓顯然不信,因為兒正瞪著自己,浮在空中游啊游,就是不近身,兒懶得理他,抓著被子又開始翻滾玩耍了起來. "靈貓君,數三下,你要是不過來,兒就要行動了." "嗖……" 眼前白影一閃,肥貓就已經笑眯眯的鑽到了惜月的身前,一本正經的坐下,前爪子摸了摸胡須. "死丫頭,吾知道,你一找吾,准沒好事兒." "也不一定全沒好事."惜月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露出狡黠的笑意"你答應幫我做這件事,我就讓你在我的床上睡三天." 肥貓肥碩碩的身體一怔,仰頭望著惜月,一人,一胖貓,彼此相望,場景很……溫馨.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