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羞(5)
如果她請旨為側妃,想必自己也不會動殺心,還會很高興,畢竟慕容惜月的美麗,無人能比.

涼風灌入子,景王頓時清醒了過來,重重一拳擊在樹杆上,大樹咔嚓一聲,應聲倒地,景王便提起輕功,朝正殿飛去.

——他倒是越來越好奇,這慕容惜月,究竟變成了一個什麼樣的女子.

楊宗朗一直跟在主子的身後,感覺著他身上氣息的變化,蹙了蹙眉,怎麼覺得王爺時而殺意沖天,時而又有些掙紮.

"去庫房里挑一樣好東西,咱們去慕容府."

楊宗朗得令轉身就離開,景王則冷冷的笑了笑,既然當初自己一幅傷心不已失去她的模樣,既然現在她已經好了,那是不是又該去表演一下,自己的深義重,這樣才顯得自己有始有終呢.

順便去探一探慕容惜月的底子,看看她究竟藏著什麼秘密,那一簪子直刺心髒,沒有理由不死——

半個時辰後,

景王府的豪華馬車便奔騰著朝慕容府的方向奔去——

綠意園

喜鵲端著一杯熱騰騰茶走了過來,見到惜月正埋頭畫著什麼,喜鵲不禁多看了一眼,現在有了一點點錢,姐終于可以買筆,買宣紙了呢.

"哦,一張設計圖."

惜月頭都沒有抬一下,認真又嚴肅的畫著,時而又停下筆來蹙眉思考,時而又擦掉不斷的修改.

一共五張圖,五種不同的畫面,喜鵲看著,果然是看不懂,不禁對姐又多了一分崇拜,姐真厲害,畫的東西,好像是機關什麼的.

"恩,這個地方不錯,我很喜歡."

惜月撩起手中的宣紙,望著修改了十次的設計,這個地方不但可以放下三千六百支繡花針,而且還能夠自動補足空位,讓暗器時刻填滿,除了這個地方,還設計了五只帶有劇毒的利箭,威力大得就跟現實中的炸藥一樣.

捏了捏脖子,倒是有些疲憊了,如果全部畫好,也得想辦法找人把這個輪椅制造出來.

成品出來的效果,遠比這個要好,不但奢華,精致,還非常的牢固,不用推,啟動開關,軸承之間相互作用,它就能自己往前走,而且還可以自*旋轉,方便得多.

而且惜月觀察過,他的輪椅雖然放陣軟墊,但也不見得有多舒服,現在全部都是按現代的時尚設計而制作的,坐著不但柔軟,還不會變形……

如果覺得太陽太曬,或者是下雨,輕輕一按,便會舒展出一個輕便的帳篷,遮風避雨沒有問題.

打架的時候,也可以變成一個護盾,避免那個人行動不便,被人傷害.

——不過,

還有些地方要跟那個人商量一下,看他能不能再加一對翅膀進來,如果是拔山涉水,就可以把翅膀調出來,輪椅就可以飛了.

……

望著自己的初步計劃,惜月滿意的笑了笑,覺得今天靈感迸發得差不多了,將設計圖收了起來,站起來往後園走去.

也不知道她們的計劃進行得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