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羞(4)
幸好當日是侍妾先起的身,展開了帳子才尖叫著發現異樣,一個個嚇得往床上鑽,景王才發現異樣,于是便使了一道隱身咒,火咒,燒了床榻,夾著兩名侍妾便往王府逃.

如此,大家才沒有發現景王的真面目.

但是事發生到現在,景王一直都覺得坐立不安,一閉上眼睛,就能夠想起當日的風景,也不知道多少百姓看到了自己.

"她們一直都在喊冤枉,自己根本沒有害王爺,王爺,屬下以為,她們也不會這麼傻,應該真是冤枉的."

景王點了點頭,轉身便朝月洞門走去,楊宗朗急忙跟在身後,穿過了亭台樓閣,他才發現,王爺要去地牢.

輕功施展,眨眼間已落在地牢的面前,陰氣沉沉,參天大樹圍繞,讓這里有一種涼夜的感覺.

揮手間,

侍衛已經將門打開,景王便踏了進去,才走下台階,就聽到牢里傳來男人哈哈哈的笑聲,還有各種***的聲響.

楊宗朗臉色微變,暗罵這幫兔崽子,昨天晚上玩了還不夠,白天還要玩,那兩個女人都要被玩死了.

"哈哈哈……兄弟,她們那里都腫起來了,破啦,流了那麼多血,還有什麼意思."

"你懂個屁,越是這樣,越是有意思,刺激你懂嗎?"

……

"前面的破了,你不會用後面的嗎?女人天生兩個洞……笨蛋……"

"哈哈哈……"

……

十幾個侍衛每個人端著一大碗的酒,一邊喝一邊狂笑一邊用腳蹭女子的下體,可憐那兩名女子已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卻在一刹那間,所有人都僵住,嚇得臉色煞白,撲通一聲紛紛跪倒在地,不斷磕頭.

"王爺……"

景王——連城墨淵,雙手負在身後,威風凜凜,俊臉滿是寒霜,每向前走一步,他的周圍所有物體都結滿了冰,走到侍衛們的身前時,連同侍衛在內,整個牢房都結起了冰,凍得他們瑟瑟發抖.

"王爺——"

垂眸冷望著牢里的一片狼籍,景王並沒有意料中的大怒,只是指了指那兩個女人,冷聲道.

"死了就好好的埋了,這件事,要是傳出去,就剝了誰的皮."

"是,屬下謹遵王爺吩咐."

侍衛們大喜,一個個重重的磕頭,只要王爺不怪罪他們玩了這兩個女人,什麼都好,而那兩名女子,聽到景王的話後,早已經絕望的倒地一動不動,任憑腿間鮮血直流……眼睛里的恨意冉冉不斷……

完這句,景王拂就出了地牢,眉蹙得緊緊的,心底的怒意不斷的翻湧上來,這個該死的慕容惜月,膽子真是……

想到這里,景王不由得放緩了步子.

還記得當日,自己與母妃商量,讓他們父女帶了先帝賜婚的聖旨前來,請欽天監選日子,為了把戲演足,景王在宮門口便等著惜月.

看著她踩著蓮花步款款走來的時候,有那麼一刹那,景王是覺得心動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