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羞(1)
"羞死吾了,羞死吾了……"

"真是不要臉的狗男女,一見著面就脫衣服,一脫衣服就你塞來我塞去的,吾看著眼睛都要爆了."

"現在的人類,怎麼都那麼的無恥,太沒有道德,倫理了."

……

惜月正在廂房里考慮以後的事時,就聽到肥貓一邊罵一邊從窗口處竄了進來,一見到惜月頓時委屈得淚水都要爆出來了.

趁機鑽進惜月的懷里,蹭蹭蹭的,尾巴上的軟毛直掃惜月的臉蛋.

"死丫頭,你看你看,吾是不是長針眼了,吾那麼英俊瀟灑,玉樹臨風,長針眼了,怎麼辦?誰還喜歡吾啊?"

惜月一臉嫌棄的捏著肥貓的頸子,往桌上扔了扔,肥貓又厚著臉皮,蹭到了惜月的身旁,指了指自己腿間那硬硬的東西.

"吾有反應了,慕容敬棠和白玉淑那兩個天殺的,做了一回不夠,接著又塞第二回……看得吾都流鼻血了……"

可憐肥貓這回是真的傷心了,從樣貌上看吧,自己算只有十六歲,還呢,現在就開始發春,這樣不好,不純潔.

"自己色不邋遢的,我只讓你聽他們話,誰讓你趴著在那里看活塞運動,傻啊."

"嗚嗚……死丫頭,吾那里漲漲的……是不是生病了,吾這個可憐的帥男人……"

"錯,你是只男貓,不是男人,男人長成你這樣兒啊."

惜月鄭重的修改了一下肥貓的用詞,然後又誇張的擺了一個肥貓的體形,瞪大眼睛對肥貓著,惹得肥貓直撅鼻子.

"慕容府里應該也有什麼母貓什麼的,你去將就一下,要不就是母豬,母羊的,去湊合著也行啊."

"臭丫頭……嘴那麼毒,天打雷劈……"

肥貓聽到惜月這麼一調侃,腦子里想起貓啊狗啊什麼的,腿間的硬塊立即就焉了下去,刹那間一點**也沒有了.

"吾跟你,你有眼不識泰山,將來你看到吾的真身,你不要後悔."

"好……我不後悔,我等著呢."

惜月摸了摸他的腦袋,眼睛眯了眯,這一身毛,成色可真不錯,而且滑溜溜的,柔軟的很,要是做條圍巾什麼的,肯定行.

"你腫麼可以這樣傷吾的心,吾幫你聽牆角,你還這樣傷害吾."

"慕容大人想著等那皇帝忘了以後,再合力把柳嫣推下來,但是我看他們的計劃不簡單……沒商量兩句就在桌子上撞起來了,大夫人啊啊的叫著,吾看好多丫鬟都了臉……"

"閉嘴吧,色坯子."

惜月實在是不想聽肥貓這一句,那一句的瞎了,三句不離本行,就是一只色貓,肥貓……

"吾看慕容大人不停的進進出出的好像很爽快哩,哪天吾長大了,也這樣進進出出的試試……"

"後來大夫人又坐到了慕容大人的身上,上上下下的……"

——"哎呀,你就閉嘴吧,姑爹爹"——

————

阿挽可是第一次寫書,有什麼不好的地方,親親們可要多多擔待喲,不好的地方您給我指出來,我會學習,改正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