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在他懷里(005)
見他不回話,惜月也懶得再,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雖是十五歲的身,但是是十八歲的魂,也算成年,你願抱,我就願意坐,怎麼了吧.

遂往歐陽明日懷里一靠,閉著眼睛,休息.

明日面上波瀾不驚,心里當時顫的,差點輪椅一個急刹,這個女子……也太……太大膽了……

這樣緊貼著抱著,彼此都能聽到彼此的心跳聲,莫名其妙的,兩個人的心跳都砰砰砰的瘋狂了起來.

花園里繁花怒放,惜月這才注意到,這座看不到盡頭的花海里,竟然種了許多的藥草,而且開出來的花,還特別的美麗.

輪椅竄進了湖中的一座精美的亭子里,鮫魚紗簾在他們進時候,自動垂下,輕風頓時被阻住,只留下了新鮮的空氣與淡淡的花香.

"還不起來?"

低頭望著賴在自己懷里賭氣的惜月,歐陽明日眸底閃過一絲什麼,語調依舊冰冷的著,不過,聲音似珠落玉盤,聽著也是一種享受.

"不想起來,困了."

動了動身子,惜月決定讓臉皮厚到底,想當日,你丫都看光了我的身體,如今我坐人肉凳子,舒服舒服,有什麼不可以啊.

疲憊的感覺隱隱的襲來,感覺心髒處,有些不舒服,伸手輕撫向心髒處,兒正窩在她懷里睡覺.

感覺到惜月的異樣,明日伸手把了把惜月的脈,微微蹙眉,輕按輪椅的機關,打開後,取出一只紫色的藥瓶,倒出一粒雪白色的丹藥,喂進了惜月的嘴里,隨後掌心凌空一翻,靈力湧出,輕輕的合在惜月的掌心上.

一股暖流頓時湧入身體,原本漸漸疼痛起來的心髒,一下子被撫平,惜月動了動身體,似貓咪一樣輕喃了一聲,倒在明日懷里睡著了.

世間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滿園的花朵因為他們的美麗而悄然綻放,風肆意的襲過來,輕拍著鮫魚紗簾,似乎不想錯過如此完美的一幕.

華貴絕美的男子,輕攬著精靈般的少女,安靜的……靜靜的……

無的取下自己身上的披風,輕裹在惜月的身上,此時此刻,歐陽明日也許沒有發現,他的眼神,漸漸的柔和了起來.

風呼的一刮,滿世界的花瓣都得意的飛揚了起來,落起一陣陣的花雨.

阿楠遠遠的站著,呆呆的望著湖中央,亭子里,那美得讓人心醉的一幕,心里酸酸的,抹了一把眼淚——公子一個人孤獨了這麼多年,總算有位少女,可以走進公子的身邊了.

只是,

如果公子惜月一年之後,便要死是真的,那麼公子豈不是也會傷心……

搖了搖頭,不想去管這麼多,阿楠悄然的轉身離開,整個春風得意宮,便只剩下明日和惜月——

整整一個時辰,

明日一動不動,靠在輪椅上,支撐著自己的身體,沒有運用任何的靈力和修為,似個平凡人一般,守護著惜月.

手臂有些發麻,握了握拳頭,輕輕的活動了一下血脈,見惜月微動了一下,他又急忙恢複原狀,一動不動.

直到陽光愈發的熱烈,直到明日的長臂真的失去了知覺,直到惜月的身體恢複正常……睡飽了,懶懶的睜開了清澈的雙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