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在他懷里(002)
惜月眸光一利,心中大驚,卻是站著一動不動,那白色的光球擦著惜月身體嗖的一聲飛了出去,撞到樹上砰的一聲便炸了開去.

與此同時,

冷臉的惜月手中多了一根簪子,箭一樣的射向了明日.

"別以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就可以隨便對我."

簪子紮進明日的心髒,而明日卻突然間微微仰頭,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一幅任憑惜月將自己刺死的模樣.

簪子刺進明日的肌膚,惜月猛的一怔,他竟然不反抗.

見她不再動手,明日這才睜開眼睛,似笑非笑的望著惜月,心因為她的狠戾莫名的顫了顫,這丫頭真狠.

雖然沒有刺進去,但也刺破了肌膚.

隱隱的疼呢.

近距離的相望,兩人的眼神不知不覺的像擰麻花一樣的纏了纏,隨即又清醒了似的,惜月急忙退了開去.

明日突然間覺得今天似乎又熱起來了.

"本尊何時要殺你?"

實在是沒有火氣了,恨不得一掌劈死這個女人,油米不進的二祖宗,真不明白,她這個女人是怎麼當的.

"就剛才啊——"

惜月答得理直氣壯,轉身指著身後的大樹,卻在看到掛在樹上的蛇時,驚得臉都變了顏色,急急的奔了過去,一把從樹枝上將受傷的揭了下來.

"該死的,歐陽明日,誰叫你打兒的,你個混蛋."

"受傷了,你讓它受傷了."

手心里捧著兒被炸傷的地方,惜月心疼得不行,奔到歐陽明日的身前,捧著給他看,歐陽明日眨了眨眼睛,一臉的無辜,心里其實已經看出來了,這條蛇不簡單,原本以為是宮里派出來殺惜月的,卻沒料到,竟是惜月的.

還沒話,突然間手心里一驚.

低頭一看,惜月把兒放在了他的手心,隨後急忙繞到身後,推著輪椅急急的朝皇城中心奔去……

明日懶得問她去哪,反正腿腳不方便的人,有時候,不就得任人割宰嘛.

一直將歐陽明日推到一間叫留香的茶樓,包了雅間,等店二送了上等的茶水來,惜月才將簪子取下來,刺破……

一連滴了四五滴血進兒的嘴里.

被擊暈了的兒晃晃悠悠的醒了過來,惜月眸中滿是心疼,柔聲道.

"兒,你能化成人形嗎?"

話音剛落,明日和惜月眼前一道白光璀璨,垂眸間,便看到惜月的懷里,多了一個三歲的女娃娃,漂亮得跟瓷娃娃似的,直惹人心疼.

"我看看傷哪了?"

惜月急忙檢查兒的身體,結果發現,屁股上被擊了一塊大印子,頓時幽怨的眼神直瞪向歐陽明日.

"都是你干的好事,你看看,她還這麼,就受傷毀容,以後怎麼嫁得出去."

明日有些頭痛的撫了撫額,屁股上的一個印子,大不了過五六天就自然消失了,這跟她以後嫁人有什麼關系,更何況,這條蛇要修到十幾歲的年紀,久得很呢.

不過,

望著惜月真正關心兒的模樣,明日心中始終還是有一絲欣慰的.

原本他有一種錯覺.

是不是給惜月治好了心髒以後,她就改頭換面,變得越來越狠毒了,還好……還好……還有些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