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008)
宮門沉重關上的時候,太妃娘娘突然間覺得背脊一陣陣發涼,猛的轉頭,卻什麼也沒有發現,只是心底,莫名的不安起來……

宮門外,

幾棵擁抱在一起的海棠花後,太監的身影緩緩的出現,眸中的殺意似掀了天似的,不斷的翻江倒海.

拳頭緊緊一握,惜月心中恨得足以毀滅天下.

淚水不知不覺的就墜落了下來.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哭,只知道在聽到真相的時候,非常非常的難過,難過到心都在劇痛,也許是身體在痛,也許是她和身體都在痛……

——真相,

原來是這樣.

怪不得大夫人和慕容敬棠那麼想要自己死,原來到頭來,自己和親娘只是他們手中的一棵棋子.

雖然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事,但已經可以清楚的知道,是大夫人威脅了慕容大人,以殺死親娘,得到正妻為代價,才幫他們一群丘壑度過了難關.

而且還封印了自己的記憶,讓自己忘記了親娘,從此就以為自己是大夫人的親生女兒.

輕風襲來,惜月從剛才的震驚中清醒了過來,暮地抬眸,發現自己還在宮里,急忙抹去了眼淚,鎮定的走到宮門前,拍了宮門.

總不能害得蓮子公公沒有交代,不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起碼今天他幫過自己,所以這個,她得還了.

"何人?"

一位年長的宮女走了出來,惜月急忙低頭行禮.

"姑姑,奴才是玉儀宮中的蓮子,淑妃娘娘新學了一種點心,酥脆得很,想要明日端來孝敬太妃娘娘,煩請姑姑提前通報一聲."

"知道了,你且回去,自會有人去玉儀宮回信兒的."

"是——"

巴不得她這句話,惜月低頭施了禮,轉身便朝宮道上走去,一路上暢通無阻,徑直到了剛才打暈蓮子公公的花園,鑽進了深花叢里.

籲了一口氣,還好昏在這里.

惜月趁機換了自己的衣裳,又替蓮子公公穿上了宮裝,取下頭上的簪子在蓮公公的人中穴輕輕一紮.

"啊……"

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一支冰冷的簪子就戳到了蓮子公公的脖子大動脈處,蓮子再傻再困也猛的驚醒了,轉頭驚恐的望著惜月.

如此柔弱的美人兒,為何變得殺氣沖天啊.

"你聽著,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因為什麼留在宮里當假太監,今天你幫了我,我利用了你,但也還了你的,去慈和宮報了信,現在你就當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回你的玉儀宮去,侍候你的淑妃娘娘……"

"不過……"惜月又邪邪的抿了抿唇,眼睛亮得跟星子似的,有意無意的朝蓮子的腹下某下看了看"你一個年輕的帥哥,還喜歡去侍候那種半老徐娘?你都比景王呢,胃口還真不一樣啊."

"你——"

蓮子***的皮膚溢出血,怎麼,怎麼,怎麼這世上還會有這樣大膽的女孩兒,竟然……竟然眼神就往那里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