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007)
一位中年的太監與惜月撞個正著,臉上露出疑惑,在宮里當差當久了,自然個個都認得,可眼前的這位面生得很啊.

惜月上前施了一禮,但神有些傲慢的道.

"淑妃娘娘宮里的蓮子,平時不怎麼出宮門,想必您不認識."

有意無意的露出子里的金牌,不過又沒有全部露出來,那位公公一見,立即往後退了一步,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惜月雄糾糾氣昂昂的就越過他朝慈和宮走去.

結果,

才到慈和宮門口的繁花前,便看到慕容大人和太妃娘娘一起朝宮門口走了出來.

惜月身子一隱,躲了起來.

摒退了所有的宮婢和太監,太妃娘娘與慕容大人一起走到宮門口,俗話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宮門口談話,一來表示太妃在送慕容尚書令,二來在這里談話,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誰也不會想到,他們是在這里談重要的事.

抬眸淡淡的看了一眼宮婢群里的某幾個,太妃冷冷一笑,這些可都是監視自己的呢.

"惜月那丫頭,在府里還好嗎?"

"回太妃娘娘的話,她很好,而且改變了不少,變得都有些陌生了,但是更加的聰明了."

聽到慕容大人的話,太妃娘娘臉上的笑意愈發的好,給奴婢們一種正在和大人告別的感覺,隨後冷冷的接著問道.

"你現在,還是想殺了她嗎?"

慕容大人臉上的囧態閃了閃,眸底陰寒滿溢,但有些不敢面對太妃娘娘的質問與有些憤怒的語氣,最終還是施了一禮輕歎道.

"太妃娘娘,當年的事,也是沒有辦法,如果不是玉淑,我們根本度不過那個難關,而她當時也只有一個要求,就是殺了拓跋玉兒,同時封存了惜月的記憶,把惜月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的養活,如果不這樣,咱們當年就都沒命,不是嗎?"

"是啊,當年如果不是中了你的陷井,把自己置于危險之中,我犯得著和你們合作,來殺我自己的親生妹妹嗎?"

"哀家過,慕容敬棠,你早晚有一天要為自己的所做所為,付出代價的,如今十幾年過去,你竟連玉兒的尸體都不給我,還要殺掉我妹妹唯一的孩子,你就是這樣對玉兒,對我的呢."

"當年,我們拓跋氏一門忠烈,哀家位居貴妃之位,妹妹嫁與你慕容大人為正妻,個個都風光無限,結果被你這個狼心狗肺的畜生害得到現在人丁凋落,生死不能."

"太妃熄怒."

慕容敬棠見太妃娘娘的神開始激動,急忙終止了話題,一旦被外人聽到,事將會非常的麻煩.

正在這時候,宮道上急急忙忙的奔過來一個太監的身影,細看卻是皇上身邊的玉公公,見到太妃與尚書令,玉公公雙膝跪地.

"奴才給太妃娘娘請安,慕容大人,皇上請您去璟文宮……"

"好,本官這就去."

語畢眉宇間暗自松了一口氣,與太妃娘娘道了別,匆忙隨著玉公公朝宮道上走去,轉眼就不見了蹤影.

太妃娘娘怔怔的望著慕容大人消失的身影,臉上露出的是悔,是恨,或者是更複雜的緒,重重的一甩,冷哼了一聲,轉身朝宮內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