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004)
公公應聲倒地,惜月一把將他扶住,一邊脫他的衣裳一邊輕聲道.

"對不住啦,帥哥,真可惜,長得還算不錯,可惜是個太監."

將自己的外裙藏在隱秘處,套上太監的宮裝,隨後又伸手脫了公公的褲子……結果……脫的時候,惜月又蹙了蹙眉,忍不住嗯的發出疑惑的聲音.

怎麼……脫褲子的時候,好像碰到了什麼?

惜月驚了驚,心想,還是不要冒然伸手去碰了,免得再發生死肥貓那樣的事,吐了吐舌頭,准備去解太監的腰帶……

"唔——"

"死丫頭,你真的很下流……摸吾就算了,竟然還去摸他……"

惜月的手幾乎是猛的就縮了回來,轉頭瞪大眼睛,望著眨眼間就飄到自己面前來的肥貓,死肥貓懶懶的眨了眨眼睛.

"吾不想見到那只妖怪,你不要拿出來."

一想到兒那個堅持的追勁,肥貓到現在還腿顫,昨天逃跑了以後,害得它喘了整整一個時辰才平複下來.

惜月眨了眨眼睛,笑得很是無辜,伸手去拿兒,肥貓嚇得往後一竄,眼里露出恐懼.

"死肥貓,你這不是個真太監?"

"你不是摸到了嗎?色女……肥貓雙腿一緊,生怕惜月再來摸自己……"

"真是個勁爆的新聞啊."

嫌棄的抽出那公公懷里的帕子,擦干自己的手,惜月二話不,咬牙拖著公公便進了繁花叢中,走出來的時候,惜月已經戴好了帽子,一幅俊秀太監的模樣,惹得肥貓低低的吼叫了一聲.

"肥貓,沒空搭理你,我得去辦正事兒."

罷把懷里的兒拉出來溜了一溜,兒一見到肥貓,立即昂頭呲的一聲,嚇得肥貓哧溜不見了蹤影.

"真棒."

吻了吻兒漂亮的腦袋,將它重新放回懷里,結果兒頑皮,探出了腦袋,然後在惜月的身上爬著玩了起來.

惜月一邊走,一邊嘻嘻笑著看著身上的太監宮裝,還不錯,挺合適的,這衣服的料子也是頂好的,宮里的待遇不差.

摸出一個金色的令牌,笑著往高空拋了拋,隨即接住.

這是剛才從阿楠的身上"借"來的,誰讓這東西好使呢,那些侍衛見著就忙著跪下,可見這個令牌是個好令牌啊.

因為有了它,惜月一路走得格外的順暢,再加上從公公那里套了好多東西出來,別宮的人問起來,惜月也能對答如流,不消一會,就到了璟文宮.

不過,

奇怪的是,宮門口並沒有侍衛把守,也沒有太監,宮女在殿門外守候,惜月想了想,很聰明的繞過安靜的正殿門,繞著長廊去窗戶去了.

如果沒有猜錯,一推開門,就會有機關……

和春風得意宮是一樣一樣兒的.

抬頭打量著這奢華輝煌的宮殿,惜月不得不贊賞,這典雅古色古香的建築真的是非常的精美,古代人的智慧,真的是非常棒的.

突然間,

眼睛一亮.

————

他們一天增加上千個收藏,這是怎麼來的啊,我的老天,親親們,你們也要加油鼓勵阿挽哦,不要讓阿挽太落後了,謝謝親親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