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追吾逃(005)
沒到一柱香的功夫,她們就把堆積如山的衣服全部扔到了柳嫣的面前,每個人手里拿著棍子,逼柳嫣拼命的死……

從上午洗到下午,下午洗到晚上,晚上洗到半夜……直到剛剛,全身疼痛不堪,滿身是傷的柳嫣,才剛剛睡下.

落然一邊哭,一邊拼命的搖頭,伸手顫抖的捧著娘親的臉蛋,哭得非常的傷心.

"娘,大夫人對我很好,我懂得的,我沒有去惹她,也沒有做她不開心的事,娘,她們是不是狠狠的打你了……你的衣服呢."

柳嫣一聽女兒沒有受苦,頓時放下了心,拼命的點頭,哭笑著抱緊了落然,眼底的怨恨蜂湧而來……

想著眼前的近況,想著目前的生活,她的心底滿是憔急與怨怒.

——慕容大人竟然真的會這麼對自己.

一直以來,慕容大人對自己雖然不上有多深的感,但是恩寵,卻一直是不錯的,更何況——

更何況落然是……

想到這里,柳嫣突然間眼睛一亮,憔悴蒼白的臉上,猛的攬住落然的肩膀,伸手拭去女兒臉上的淚.

"落然……落然,你聽娘……"

正在哭泣的落然,突然間聽到娘親嚴肅的語氣與從未有過的謹慎神,一時間都忘記了傷心哭泣,瞪大眼睛,莫名其妙的望著柳嫣.

"你一定要記住,這件事,非常非常的重要,而且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否則我們娘兒倆,可就都別活了,明白嗎?"

"只要你把這件事辦好,咱們就還有活路,娘就可以從這里出去,你懂嗎?"

……

落然咬唇,臉色煞白,心里驚恐但卻強作鎮定,不斷的點頭,隨後柳嫣便附在慕容落然的耳邊細細的著什麼……

什麼,沒有人知道,但是慕容落然的臉色卻由蒼白——震驚——驚恐——震驚——震驚——

……

柳嫣知道她一時間無法接受,伸手愛憐的摸了摸她的長發,將她推了出去.

"快走,離開這里,這兒不是你一個姐過來的,想辦法出府,把這件事做好……慕容惜月,一定有辦法讓你出府,你只要記得心用計就行."

"好——"

慕容落然抹了眼淚,腦子里滿是複雜,點頭起身朝門口走去,卻在出門的時候,轉頭不舍的望向柳嫣,柳嫣痛苦的揮手,示意她快點走,直到慕容落然消失在濃濃的夜色里時,柳嫣這才痛得撲倒在木板榻上,眼睛里露出詭異的神色……

——很快,

很快就有好戲看了.

清晨,

一條豔色的調皮蛇,爬上了惜月的臉蛋,伸出腦袋瓜瓜點了點惜月,惜月長睫一顫,睜開了眼睛,迎著滿室的光芒,伸手捏起了兒.

"哎喲,我女兒醒了呢,來……媽媽帶你去洗臉……順便洗個澡……女孩子家家的,要愛衛生,知道嗎?"

兒盤在惜月的脖子上,像個鐲子似的,好看得很,蛇頭昂著好奇的四處轉動,眼睛一眨一眨的,真是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