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追吾逃(002)
——呼~~終于輕松了.

"沒事了,姐,來吃飯."

"恩……"

終于恢複清靜的惜月,開始埋頭開心的吃飯,雖然只是簡單的飯菜,但也比以前住在這里,倍受屈辱的強.

從前身體的主人,吃過太多的餿飯壞菜,受過太多的折磨,如今,誰也別想在太歲爺爺的頭上動士.

"咻……"

一支狂風刮過,白色的身影猛的竄進廂房,又猛的竄了出去,緊接著一道豔色的身影緊追其後……

白色胖團子跑得氣喘噓噓,極度的狼狽,色寶寶追得不緊不慢,氣定神閑……

"姐,喜鵲的手藝真不錯,連青菜都這麼好吃."

華濃大口大口的吃著第二碗飯,一邊贊美著喜鵲,惹得喜鵲都不好意思起來,而華露也急忙點頭附和道.

"以後我們有喜鵲,就不愁沒有可口的飯菜吃了."

……咻……

兩道急促的身影從她們的身旁掠過,緊接著又圍著她們的桌子轉了起來.

"死丫頭,吾要累死……累死了,快點讓這個混帳東西停下來……否則吾不客氣啦."

"要她停下來也可以,你馬上離開這里,就行了."

惜月話音剛落,窗口便是白影一掠,在眾人開心的笑笑間,肥貓淒慘絕望的沖出了慕容府,離開前,發出了一陣陣憤怒的哀嚎.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喜歡的宿主,卻被一條連自己的粗腿都比上的毛蛇給嚇跑了……

……

接下來的時間,便要輕松愉快許多,兒回到自己的窩里,依舊顯得有些懶懶的,惜月吃完了飯,便喂了兒幾滴血,隨後喜鵲便燒了水,丫鬟們侍候惜月沐浴.

霧氣繚繞間,喜鵲取了兩套雪白的內衫走了進來,放在手上問道.

"姐,今晚想穿哪一身."

惜月聞,眸底突然間泛出一絲戾意,蹭的從浴桶中站了起來,一刹那間,滿屋的芳華,皆因她的存在而發出璀璨的光芒.

齊臀的青絲水珠晶瑩墜落,花瓣輕吻著惜月凝脂般柔嫩的肌膚,長腿緩緩從浴桶里伸出來時,連空氣都急促了一些.

不知道,從何時起,惜月竟然長成了如此令人狂熱的少女.

華露,華濃羨慕的凝著姐凹凸有致的玲瓏身影,惜月淡淡一笑,披了一件袍子,輕輕一裹,笑著道.

"你們都十八歲了,比我的大."

兩名丫鬟臉蛋一,有些不好意思的輕撫著自己的青絲,還是華濃性子大咧,話也直爽些.

"哪里比得上姐的,姐的像水蜜桃一樣,誘人得很,奴婢們的,不如姐的漂亮呀."

"將來你們相公喜歡就好呀."

惜月一邊著一邊朝喜鵲走去,望著喜鵲手中的兩套內襯,露出冰冷的笑意,華濃,華露羞得臉蛋通,一時間不知道要什麼,卻聽到姐接著道.

"哪套是大夫人送來的?"

喜鵲眨了眨眼睛,左右兩套各看了一下,然後很肯定的舉起右邊的這一套質地柔軟的內衫.

"是這套,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