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的春宵帳(008)
——景王府內殿刹那間恢複了平靜,靜得剛才熱鬧沖擊的一切,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唯有繁花枝椏,隱隱的還在微微的顫抖.

"得罪什麼都不要得罪女人啊."

迎著冷風,肥貓在睡夢中喃昵了一句,換了一個姿勢,像只猴子一樣,整個抱著惜月……惜月眸底溢出一絲無奈的怒意,俯瞰皇城,隨即指著京城最大的妓院——書香別院.

恩,

名字非常的優雅,建築也很優雅……各房各床上翻滾的人……也非常的優雅.

"放那里去……"

一聲令下,四名女子抬著大床便直泄而下,轟隆一聲,大床落地,震得周圍五里的地方,都差點裂開了.

"快走……"

扯著嚇呆了的丫鬟們,惜月提起最後一絲靈力,便朝街巷里飛去,直到此一刻,華露,華濃,喜鵲才虛軟的跪倒在地上,撫著砰砰直跳的胸口,額前一片冷汗淋漓.

……

聽到震動的巨響,方圓幾里的居民百姓,少爺姐……奴才丫鬟……阿貓阿狗……老鼠蛇蟲……一個個,一只只聞訊而來……

結果在看到街道上從天而降的大床上時,震驚得一句話也不出來.

"恩恩恩……啊啊啊……"

帳內身影湧動,隱隱約約能夠看得出來,那是男歡女愛之時,常有的動作和招式,一時間所有看熱鬧的人都又莫名的熱血沸騰了起來.

……

消息一傳十,十傳百,百傳萬……就在景王一個動作做膩了,換另一個動作的時候,整條街市已經被圍得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

不論男女老少,全都堵在那里,目睹帳內男女的風流瘋狂.

惜月站得遠遠的,趴在牆壁上,感覺身體里的靈力正在一點一點的流失,抿唇調皮一笑,輕輕的朝遠處一呼.

一股帶著淡淡清香的細風刮了起來,不大不,卻正好能夠刮起帷帳……

風光乍現,曖昧無限,景王正壓在女子身上,不斷進去,光線雖暗,但站得近的人卻能夠目瞪口呆的發現,景王……很好……很巨大……

女子很圓……很***……

羞得圍在人群中的婦女們趕緊捂了孩子們的眼睛,免得過早的學會了這些壞東西.

惜月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撇了撇唇,心想,景王這下名氣大了,在21世紀,三級明星都不一定有這種殊榮呢.

"走啦,沒我們事了,肚子餓……"

話還沒有完,惜月漂亮的大眼睛眯了眯,這街道兩旁,不論大,全都擠進了人群里,店面都空著沒有人管呢,香氣四溢,惜月朝丫鬟們一歪頭,示意她們——

……

眼前人影一閃,喜鵲三個利用最後一點靈力,沖進了各個店子里,把好吃的全都卷進了自己的袋.

——一個個的早就被嚇餓了,現在唯有拼命的吃,才能壓下心底的那種驚恐啊.

一刻鍾後,

空前繁華的街市上,四名嬌美的身影連同一只肥碩的白團團,隱在了街市的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