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非昔比(005)
依然是重重的磕了一個頭,起來的時候,額頭都了一大塊.

"落然謝謝娘親的照拂,落然一定會好好的侍候大夫人和爹爹,讓爹爹消氣,至于放不放二姨娘,落然不在乎,落然是娘親的女兒,自是一切都聽娘親的."

"很好——"

大夫人很是滿意落然的態度,心也好了許多,這幾天除了慕容惜月重新回來,讓她不快以外,其余的事都進展得非常的順利,遂撥了一碟子糕點過去.

"把這個吃了,然後就回去睡覺吧."

不知不覺的,這天色就落下了黑幕,籠罩整個大地,安靜得讓人直想睡覺,大夫人也覺得有些乏了,現在不想和這個蹄子計較,明天再.

落然心頭一喜,恭敬的端過那碟賞賜的糕點,施禮道.

"女兒告退,娘親安睡."

完,

便一步一步乖巧的退出了引玉園,走出月洞門,慕容落然便抬眼四處張望,見周圍沒有什麼注意自己的人,于是便提起長裙,朝某個地方奔去——

——她要去看看二姨娘怎麼樣了,有沒有挨餓,挨打,這盤點心,正好送給姨娘填肚子.

呼呼的晚風慢悠悠的刮著,窗外高大的樹木依然婆娑作響,惜月安靜的坐在窗前的軟榻上,終于有了一絲舒服的感覺.

華露,華濃正在收拾今天采購回來的衣物,食物……並且把大夫人送過來的衣服扔到了一邊.

剛剛引玉園的一等丫鬟白蓮,綠草抬著熱水過來侍候姐沐浴,惜月裝作一幅非常高興的模樣,也聽她們的換上了大夫人送過來的衣裳.

不過,

等她們一走,惜月便立即換下了大夫人所有的衣服.

廂房門被輕輕一推,喜鵲喜姿姿的端著一個食盒走了過來,還沒有打開盒蓋,一股香氣便迎面撲來,一時間讓人聞得口水直流.

"姐,您終于可以吃一點可口的飯菜了."

喜鵲將剛剛炒好的雞肉,青菜,茄子,肉絲,骨頭湯一一端了出來,華露和華濃轉頭看了一眼,眼睛亮了亮,隨即又暗淡了下去.

這是給姐吃的呢,雖然她們肚子也很餓.

聽到喜鵲的話,惜月才從沉思清醒了過來,腦子里有太多太多的事要理清,而且還有一些記憶,她並沒有接收過來,或者,是被人惡意的封印了.

起身走到桌前,惜月望著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滿意的捏了捏喜鵲的手,然後轉身對裝作對食物不在乎的華露,華濃道.

"別裝啦,聽到你們肚子響了,過來一起吃飯."

"呀——真的呀——"

華濃開心得跳了起來,蹦到惜月的身旁,華露則笑眯眯的禮貌走了過來,一邊給惜月盛飯,一邊笑著道.

"哪有奴婢和主子一起吃飯的,姐,我們侍候你吃."

華濃嘟了嘟嘴,有些失望,喜鵲則一直是笑眯眯的,怎樣她都覺得開心.

惜月伸手將她們一個個都拉到坐位上坐下,絕美的容顏漸漸的染上一絲嚴肅,婢女們見姐如此,有些緊張,要站起來,卻被惜月制止.

"你們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