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非昔比(004)
"沒錯,這個賤人的確是變得太多太多,以往福媽媽也沒少打罵她,她一看到福媽媽就嚇得跟老鼠似的,可是現在,你看……她連老爺都不怕,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真是離奇得很,夫人,姐,您這里頭,會不會有什麼咱們不知道的秘密?" 福媽媽肥碩的身影一走過來,就顯得大夫人和宛柔瘦得不行,兩人彼此對視了一眼,遂又坐了下來,商量著什麼,直到大家的臉上都露出詭異的笑意. "此事就這麼辦,福媽,你挑個好時間——" "是,奴婢會辦好的." 福媽媽笑意盈盈,心好得很,每每這種時候,就意味著,大夫人的打賞也就到了,如此一來,她便愈發的忠心耿耿,更何況,大夫人是吃自己的奶長大的,心底里,她把大夫人呀,當自己的女兒養. "那賤丫頭,今日可梳洗了?" "夫人您放心,奴婢剛剛已經吩咐下去了,讓綠草和白蓮一起去了綠意園,侍候四姐梳洗,到時候,她一定會把咱們送去的也裳穿上的." "好……" 大夫人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浮出得逞的笑意,到最後,那笑意都染到了眼晴里,讓她整個人看起來,緒極好. 宛柔見娘親和福媽媽如此話,心知那衣服肯定有問題,懶得問,一邊懶懶的修理自己漂亮的指甲,一邊問道. "娘,要不要讓福媽媽派人去把柳嫣殺了?" "不必,先折魔幾日再,這件事,老爺丟了大臉,斷不會再原諒她的,只需要交待下去,好好的折磨,直到折磨死為止." "是……" 慕容宛柔和福媽媽同時應了聲是,接著門外便傳來丫鬟來報,二姐慕容落然過來侍候病中的大夫人. 大夫人笑了笑,朝女兒和福媽媽揮揮手,示意她們離開. 宛柔得意的抿唇,與福媽媽便一起離開了引玉園. 鑲金的鏤空雕花雙扇門被丫環推開的時候,一股淡淡的熏香便溢了出來,聞著特別的舒服,落然怯怯的站在門口,不敢進去. 大夫人見狀,臉便沉了,不高興,但卻又拿起了主母的架子. "進來吧." 落然戰戰兢兢的走了進去,才進門就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重重的磕起了頭,只不過,大夫人在滿意的時候,根本沒有看到,她眼睛里的恨意劃過. "落然給娘親請安!" "二姨娘的事,你也不要傷心,這怨不得別人,如果不是她動殺心要傷害四姐,也不會落得今日這種地步,讓你來侍候我,也是為了讓你爹看到你的懂事,然後早早的消了氣,早點放你姨娘出來,你懂嗎?" 大夫人字字句句,得在在理,一付完全為她們著想的模樣,如果是先前,落然一定會感激不盡,拜謝大夫人,並且對大夫人聽計從,但是自惜月出那句話之後,她便多長了一個心眼,瞬間明白了許多事.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