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非昔比(003)
只剩下哭得十分淒厲的落然和惜月. 一邊落淚一邊朦朧間,望著地上的碎片,慕容落然心中的恨意翻湧而來,猛的執起一片,尖叫著便朝惜月刺去. 惜月抬起一腳就把慕容落然踢了出去,重重一摔,落然哭得更加的傷心. "想要報仇,也要看一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更何況,是你們要殺我,我從未對你們動過殺心." "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要奪我們的園子,我們又怎麼想要殺了你,想不到你這個廢物,竟然還能夠好好的活著……" "奪你們的園子?"惜月有些莫名"我什麼時候要奪你們的園子,我住在綠意園不好嗎?" 落然一怔,滿臉都是淚水,但是恨意讓她根本不會相信惜月,只是狠狠的將手中的碎片朝惜月砸去,哭著罵道. "別假惺惺的,讓人看著惡心,那天晚上,我們路過花園,聽到大姐爹爹打算讓你們搬到知暖園去,你們好狠毒的心,一回來就要奪我們的園子." "聽著——" 眼前魅麗的身影倏地彎下了身子,伸手一把握住落然的下巴,狠狠一捏,痛得落然掙紮著,卻又掙紮不掉,只得憤怒的望著惜月. 惜月雙眸清亮,望在人身上的時候,卻是一重一重的冷意,寒顫不止.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住別人的園子,也從來沒有跟爹和娘要什麼園子,你自己去把事弄清楚一點,或者去問爹爹,他有沒有過那樣的話,是你太傻,遭人利用,還是你太笨,不懂審視事." 重重的往後一推,慕容落然的身體往後倒去,惜月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後輕哼了一聲,領著丫鬟們出了正廳. ——慕容落然呆呆的趴在地上,瞪大著眼睛,雙拳緊緊的握著. 如果慕容惜月得對,那慕容宛柔——一切都是慕容宛柔設計出來的,她想要利用自己,打擊慕容惜月,然後再栽贓嫁禍過來,殺掉自己的娘. 這一切,都是大夫人的陷井. 所有的事,都是依照大夫人鋪好的路走的,娘被拖進了洗也閣,從現在開始,就要做各種各樣的粗活,還有可能會被丫鬟們毒打……要怎麼辦……怎麼辦才可以救娘親…… 引玉園, 慕容宛柔半開心,又半不開心的走進了娘親的廂房,此刻的大夫人,正氣定神閑的坐在白玉桌旁,喝燕窩,吃點心. 一邊和福媽媽著什麼,剛剛大夫出去,福媽媽交待過了,一會老爺問起來,就夫人被砸傷了腦袋,要多加休息,如果一來,老爺定會愧疚,會對大夫人更好. "大姐來了." 福媽媽上前施禮,又盛了一碗血燕端到宛柔的面前,宛柔望著母親的好日子,笑著挽住大夫人的胳膊. "娘……慕容惜月變了很多,您查覺到了嗎?" 一起這個,大夫人便放下手中的酥糕,珠光寶氣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與恨意,站了起來,緩緩踱步,思考了半響,最後重重的點頭.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