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非昔比(002)
"五妹妹,你可是看到那條黑蛇了,那可是劇毒的蛇呀,二妹妹曾經跟我們眩耀過,所以我們都見過."

"那時丫鬟們都在廂房,所以合力將它殺了."

"不可能."

惜月話音未落,慕容落然就白著臉色尖叫了起來,哭著指著惜月.

"黑曜王是一條神蛇,怎麼可能被你們打死,它不把你們殺了,算不錯了."

"落然——"

柳嫣一急,低聲怒斥女兒,慕容落然突然間才意識到,自己中了她們姐妹倆的套,竟然來了一個不打自招.

柳嫣急急上前,對大姐,四姐施禮下跪.

"大姐,四姐,昨晚妾身與二姐在花園里散步,途中黑曜王頑皮,突然間不見了蹤影,尋了一個晚上都沒有尋到,卻不想誤入了四姐的寢房,請四姐恕罪."

"大姐姐,四妹妹,都是我不好,讓黑曜王偷出去,差點傷著四妹妹了……"

慕容落然再怎麼傻,也知道自己闖了禍,一咬牙,擺低了姿態跪在宛柔的面前,重重的磕起了頭.

慕容大人看著直頭疼,是怎樣的事實,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了,只不過,慕容惜月的生與死,對于他來,根本不重要,所以他不想管些事.

一掌劈在矮幾上,高大的身形蹭的站了起來,滿臉怒色.

"好了,本官一看到你們吵吵鬧鬧,就頭疼."

姨娘們嚇得全都跪倒在地,女兒們也跪倒在地,只有惜月筆直的坐著,一動也不動,懶懶的看了慕容大人一眼,沒有一點怕的滋味.

"來人,把二姨娘關進洗也閣,沒有本官的命令,不得出來."

"二姐從此歸大夫人教導,大夫人今晚受了傷,受了驚,落然,你去侍候吧."

……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柳嫣整個都嚇呆了,顧不得形象,鬼哭狼嚎似的哭了起來,拼命掙紮著不想被拖走.

"老爺……饒命啊……老爺,妾身真的沒有害人,真的沒有啊."

"爹……爹求您了,爹,二姨娘一直都是循規蹈矩的,從來沒有害過人,爹您是知道的啊."

"砰……"

落然先前泡的六安瓜片,被慕容老爺長臂一抬,便重重的砸到了地上,碎片似天女散花似的,隨後跨開步子便要離開,慕容落然見爹要走,跪著的膝蓋往前一爬,抓著慕容老爺的長袍子,膝蓋上,卻已經鮮血直流,杯子的碎片,所進了她的膝蓋.

"再,連你也一起關進洗也閣去."

"落然,不要再了,快去侍候大夫人,一定要好好的侍候大夫人."

大門外,遠遠的傳來柳嫣淒厲的哭聲,落然呆呆的跪在地上,完全忘記了疼痛,明明是想要把慕容惜月殺掉的,結果她不但好好的,還地位見漲,反倒是自己,沒了親娘,還落魄至此,這一切,都是慕容惜月害的.

慕容大人走了,大夫人走了,姨娘們帶著自己的女兒也走了,慕容宛柔深深的看了惜月一眼,什麼也沒有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