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色了一點(008)
"爹,您是從哪里得到這片葉子的,外面的街道上嗎?娘一直大度,不然也不會個個姨娘都有孩子,怎麼可能會虐待妹妹."

——完這句話,各位姨娘都退後了一步,低下了頭,眼睛里的景色則是各有不一,而慕容宛柔則走到惜月的面前,將梧桐葉遞到她的面前.

"妹妹,你看,有人用這個惡意傷害娘親,你應該勇敢一點站出來,替娘澄清啊."

惜月默默的接過梧桐葉,望著自己的作品,站了起來,走到慕容老爺身前,施禮輕聲問道.

"爹,這東西是哪里得來的?"

"哼——"慕容大人一見到惜月就蹙起了眉頭,眼底閃過一絲厭惡,回身坐下冷聲道"宮里撿到的,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傳到了皇上的手中,今日上早朝的時候,皇上責問,怪本官家風不好,更沒有管束好妻室,教養好孩子……"

"如今整個朝堂,文武百官個個都知道本尚書令家中有事,加之現在到處都在談論,大夫人虐待親生女兒,只因親生女兒是廢材,如此一來,兩件事加在一起,不論是百姓,還是皇上都深信不疑."

"本官在宮里,簡直是丟大臉了."

越就越是憤怒,越是憤怒,心就越是煩燥,一煩燥,望著惜月就更加的煩人,寬一甩,慕容大人指著惜月又罵了起來.

"都怪你,如果你娘生你下來,能有點用處,倒也還好,景王爺也不會退婚,如今弄得家丑宣揚,都是你這不孝女的錯."

惜月長指緊了緊手中的絲娟,聽到慕容大人如此盛怒的咒罵,唇邊綻出冷笑,也不客氣的回道.

"爹爹此話怎講,如果不是爹爹與娘親恩愛重,**一刻,又怎麼會有如今的女兒,女兒的身體發膚都出自于父母,爹爹如此盛罵,是不是告訴女兒,女兒並非爹娘所生啊?"

"你——"

慕容大人被惜月一激,怒得不出話來,眸光一閃,似是想起什麼似的,轉頭看了大夫人一眼,大夫人臉上也是閃過不自然,隨後大夫人走到惜月身邊,握緊惜月的手.

"傻丫頭,你自然是爹娘所出,只是你也該知道,傲云大陸,七個國家,個個都是以女子會武為榮,可你偏偏不能練武,也不能修煉,平常丫頭,也知道躲在府里不出門,避了這個丑,可你倒好,弄得人盡皆知,你爹能不氣嘛."

惜月眸底一冷,弄不好,這事還是自己的責任呢,沒有靈力,不能修煉,就活該躲在家里老死,不能出大門,怕被人恥笑,丟人現眼呢.

"爹——"

語氣驟然一冷,也隱含著絲絲的怒意,大夫人拽了拽惜月的子,將惜月拉到一旁.

"惜月,你怎可如此大逆不道,和你爹置氣,他在朝堂之上,受了氣,回來咱們就該勸勸他."

"那是他自己做孽,要怪誰."

"逆女!"

慕容老爺拿起一只杯子,就砰的一聲,就朝惜月砸去,惜月抬眸便看到了,往右邊微微挪了一步,大夫人見惜月不聽勸,心里一急,也跟著往前移了一步.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