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色了一點(006)
——他,

南疆有一種東西,不吃東西三年都不會死,空肚子的時候,那東西像一片樹葉,你根本看不出來是個活的,但是……一旦遇到鮮血,它就會吐出比頭發絲還細的吸嘴,刺入肉里,不斷的吸血……直到吃飽……直到把人吸死……

剛聽到歐陽明日這種話,惜月差點沒把自己嚇死,再怎麼經曆生死,也無法想象,那種東西貼在自己的肌膚上,整夜的吸自己的血.

——而這,

也可以解釋,為什麼自己一早起來,明明用了藥,止了血,臉色卻為什麼那麼的蒼白,而且像是血被抽空了一樣.

——真的,是這樣的嗎?

蹙眉間,惜月漂亮的大眼睛里冷戾漸漸染上,倘若真是這樣,那她們就犯傻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是犯我,絕不饒人.

"四姐回來了嗎?四姐……四姐……您真的回來了嗎?"

院子里,遠遠的傳來福媽媽吵鬧的聲音,華露放下手上的事,急忙迎了出去,進來的時候,福媽媽領著二名丫鬟,端著錦盤朝廂房走了進來.

一見到惜月便笑呵呵的過來施禮.

"四姐,聽四姐只身一人去求神醫相救,老爺和夫人驚得是坐立不安,夫人這兩天一直在佛堂,為姐祈福,想不到姐真的逢凶化吉,平安歸來."

"這是這兩天趕制出來的衣裳,里里外外,一共是四套,另外,老爺也交待下去了,明天就替姐修葺院子."

"喲——瞧我這老糊塗,把正事兒給忘了,四姐,老爺有請."

"多謝福媽媽."

華露笑著捏了一個香囊遞進福媽媽的手心里,福媽媽一怔,眼底劃過一絲鄙夷,窮得白不拉及的,還有臉面去打賞下人,她福媽媽好歹也是大夫人的奶娘,管家的妻子,在府中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要她這一點打賞.

臉上卻滿是笑意,恭敬的對惜月施禮.

"奴婢多謝四姐賞賜,四姐,老爺臉色不大好,四姐您如果沒事,就跟奴婢一塊兒去吧."

——慕容惜月,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要老娘給我施禮舍笑臉好聲氣的話,哪天你落在老娘的手里,老娘一定要你跪著話.

"好——"

惜月乖巧的起了身,臉上滿是對福媽媽的感激,上前扶起福媽媽的身體,柔聲道.

"福媽媽太多禮了,惜月受不起,福媽媽在府里地位高,不是惜月可以比的,福媽媽請……"

"四姐真懂事."

福媽媽被哄得心大好,伸手撫了撫惜月的腦袋,惜月不露聲色的躲開,依舊扶著福媽媽,福媽媽更是囂張,竟領著大家,浩浩蕩蕩的朝慕容府的正花園走去.

……

走了一刻鍾,賞盡了府里的似錦繁華,終于踏進金碧輝煌的正殿.

剛一走進來,惜月便蹙起了眉頭,隱隱的,一股危險氣息,不斷的撲湧,不斷蓄勢,似乎一觸即發.

"匡……"

"混帳東西——"

卻在這時,正廳主位上,慕容大人憤怒的一甩手,杯子砸得碎了一地……眾人則皆是心里大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