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色了一點(005)
一提到公主的眼睛,太子連城清玉果然清醒了過來,收了掌心的火焰,低頭一看,妹妹已經昏死在自己的懷里,恨恨的瞪了惜月一眼,心知要報仇,她也跑不掉,冷喝了一聲走,便領著鄭家兄妹一起飛下了樓.

……

惜月提著子迅速走到窗前,望著他們疾步朝春風得意宮奔去的身影,冷冷的絕美一笑,轉身時,便見主事捂著受傷的臉,爬了過來.

"姐,您還是快逃命去吧,得罪了公主,太子,他們一定會對付你的."

"無妨,主事的傷,可要緊,如果不要緊,替我們包些衣服,我們也好回去了."

罷,惜月遞了一錠銀子給主事,讓他去治傷,主事自是對惜月感激不盡,于是又派人去倉庫挑了八套頂好的衣裳包好,惜月她們身上的,便送給她們,不收錢,接著又用藥噴醒了昏迷的華露她們,七忙八忙的花了大半個時辰,主仆四人才重新回到馬車,朝慕容府走去.

"哎喲……疼死我了……"

"我的手斷了嗎?怎麼腫得這麼厲害……"

……

一路上,華濃她們不斷的嚷嚷著疼,惜月眸中露出淡淡的歉意,路過醫館時,讓她們看了大夫,抓了藥,又在兩旁林立的店子里買了各種吃食,丫環們連同馬車才興高采烈的慢悠悠的停在了慕容府的大門口.

喜鵲上了台階,敲開府門,華露,華濃扶著惜月一起上前,卻在准備踏進門檻的時候,一聲尖叫又傳了過來.

"鬼啊……鬼……"

咚的一聲,一名奴才嚇昏了過去,滾在惜月的腳邊.

惜月有些頭痛的撫額,搖了搖頭,這是自己穿越過來以後聽到的最多的一句話,腫麼活著……就這麼難呢.

難道全天下的人,都盼望著自己快點死?

"別理他們,回綠意閣去."

領著丫鬟開開心心的朝花園走去,一路倒也暢通無阻,沒有任何的刁難,直接回到了綠意閣.

喜鵲趁著惜月在春風得意宮治療,便回來把灶房收拾得干乾淨淨,又出去撿了一些柴火,期待姐回來的時候,可以自己開火.

想不到,夢想成真,所以她一回來,就抱著買回來的食材朝灶房走去.

華濃,華露則在收拾東西,把新買的衣裳一一放好,惜月則坐在窗前,輕撫著自己的胸口,直到此一刻,她才有一種恍若如夢的感覺.

將袋里的兒拿了出來,驚喜間,發現這條才巴掌大的蛇,周身通通的,亮晶晶的,別提多好看了.

長指,輕輕的撫著她的腦袋,惜月暗自歎息了一聲.

腦子里頓時浮現歐陽明日為自己檢查,治療時的場景,那日,他自己的腹部有幾乎看不到的血點,而且密密麻麻……

倘若不是他褪光了自己的衣服,恐怕就是自己也很難發現那里的奧妙.

——他,

——————

惜月的路,將會走得非常的不容易,她是一個令人非常心疼,佩服,敬佩到愛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