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010)
"不是兩粒嗎?"

惜月喝了一口水,閉上眼睛,一邊休息一邊輕聲問著,阿喃嘻嘻一笑,指了指惜月的唇.

"那一粒是我私人送贈的,吃了以後,你就能長命百歲了."

……

翹長的扇形睫毛流淌過一抹陽光,惜月緩緩睜開晶亮的眸子……又眨了眨眼睛……眼前的一切很模糊,但卻在迅速的清晰,到一切都清晰.

聽到阿楠的話,惜月心底溢出一絲溫暖,笑著答謝.

"謝謝你,這一定很珍貴吧."

"不,不珍貴,你忘了,我家公子是神醫,我可以再要一顆."

完,

阿楠高高興興的下了馬車,三個丫頭跟著上馬車,惜月撩開簾子,揮手和阿楠道別,阿楠一臉的戀戀不舍,送了好遠.

轉身回到春風得意宮,卻嚇得往後退了一步,公子正靜靜的坐在大門口,冷望著阿楠.

"你把自己那顆救命的雪蓮丹給了她?"

"是……是……"

阿楠緊張得臉都變了顏色,但還是很勇敢的承認,惜月受了太多太多的苦,所以他想要用自己的雪蓮丹保住惜月往後的命.

"你可知道,那是你唯一用來度劫救命的藥,火雪蓮三千年開花,三千年結果,三千成熟,統共就煉了三顆,倘若你度不過那個劫,就只有灰飛煙滅,你可知道."

"我知道."

阿楠突然間跪倒在歐陽明日的身前,臉上露出一抹從未有過的堅決.

"我就是想救她,那樣一個柔弱的女子,卻可以經曆如此多的大劫大難,到現在都能活下去,公子,我就是想保護她."

"你——"

明日眼中翻起波濤,終又沒有爆發出來,只是長長的歎了一口氣,轉動輪椅,淡淡的道.

"但願你的雪蓮丹救得了她……你是不是也看出來了,此次,她命中注定就要死,機緣巧合,得我相助,但是一年之後,她一樣會死得慘不忍睹."

"公子,你會救她的,是不是?"

"沒有人可以救得了她,一切早已經注定,你給她藥,不過是浪費一顆藥,和讓她受更多的苦."

完,

輪椅似箭一般,朝前奔去,阿楠提起輕功追上,俊臉上閃過一絲憔急,公子……真的也救不了她,而且,她會在一年之後,死去嗎?

想要去問公子,是否又參破了什麼天機,可歐陽明日的身影卻早已經消失在花園里.

"姐,奴婢去買些菜和好吃的回去,好麼?"

喜鵲歡歡的轉頭望向轎子,惜月聞溫柔一笑,長指撥開簾子,望著坐在外面的三個丫鬟,指著前面的綢緞莊.

"先停下來,天色尚早,我們可以慢慢采購."

馬車緩緩停下,惜月身形輕快的走了出來,自己又跳下馬車,驚得華露,華濃,喜鵲半天沒有出話來,見她們震驚如此,惜月旋轉了一圈,俏皮的笑著道.

"你們沒有看錯,我現在身上沒有一絲傷,連痕跡都沒有,那醫尊果然名虛傳,醫術精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