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009)
眨了眨眼睛,惜月想要讓自己適應這種環境,看得清楚一些,微細的聲響卻驚醒了輪椅上的人,緩緩抬眸,輕聲道.

"不用白費力氣,你看不見的."

"為什麼?"

——他不是醫尊,不是被整個大陸尊稱的帝君嗎?怎麼活過來了,還是不能看得清楚.

俊美男子旋出一抹迷人的笑意,理了理金邊寬,按著輪椅上前一步,望著榻上一身雪白內衫的惜月.

"因為我不想讓你看見."

看光了她的身體,還摸了她的身體,此刻讓她看到自己,保不齊她記了仇,以後就會來找自己麻煩,還是先清靜兩天再吧.

惜月一怒,正要話.

"待你出了春風得意宮,阿楠會給你藥,吃了以後,你就會恢複視力."

"哼——"惜月冷哼了一聲,心甚好的接著道"你看光了我的身體,所以不好意思,才不敢治好我的眼睛."

……

……

歐陽明日沒有接話,只是完美的臉龐,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爬上了一抹淡淡的潤,襯得他整個人跟桃花兒似的,俊美得讓人心都碎了.

"阿楠,聽夠了嗎?還不滾進來."

"匡……噹……"

雕花雙扇門傳來掉落的聲音,緊接著一身雪白的俊阿楠著臉嚅嚅的跌了進來……見惜月正坐在榻上,正面對著自己,膽顫心驚的急忙站好,結果左邊那扇將將要倒,還沒有倒下的門,撲通一聲壓到了阿楠的肩膀上.

阿楠急忙著臉把門扶住,放在一邊兒,然後又伸長著脖子往門外望了一眼,抓了抓頭萬分羞澀的嚷嚷道.

"哎呀,今天的風好大啊,門都吹壞了,真是的."

"保持再好的形象也沒有用,她根本看不見,送她出去."

歐陽明日撫了撫額,望著被阿楠用靈力震爛的門,這個家伙,已經教了他三遍,如何控制剛剛提升上來的靈力,他就是學不會.

阿楠嘻嘻的笑了笑,見惜月真的看不到,長籲了一口氣,再怎麼著,也該在絕色美女面前,保持一個好風度嘛.

伸手將惜月抱了起來.

"阿楠~~~"

無奈的聲音從身後響起,阿楠莫名其妙的轉身,歐陽明日卻又揮揮手,什麼也沒有,示意他們離開,郁悶的阿楠遂又樂顛顛的抱著惜月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推著輪椅,歐陽有日鳳眸微眯,遠遠的望著他們離開的身影,有了一絲絲的不解.

他探過她的身體,也探過她的靈區,慕容惜月不但沒有一點靈力,就是最起碼的修煉必須的一點基礎都沒有,以現在傲云大陸的話來,這不僅僅是一個廢材,還是一個廢物.

……

朱漆大門隨著機關緩緩開啟,剛踏出門檻,門前坐在地上頹廢得失了神的幾道身影突然間急急忙的站了起來,朝台階撲去.

"姐……姐……"

"姐,你醒了嗎?好了嗎?姐……"

阿楠低頭看了一眼懷里的惜月,將她放在自己為她准備好的馬車里,接著又掏出兩粒丹藥,喂進了惜月的嘴里.

"公子了,吃了這一粒丹藥,你就能馬上看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