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008)
"好."

明日眸中訝意消失,笑意染遍,這個女子果真是有意思,一不求自己負責,二不羞澀不安,反而坦坦蕩蕩,真是奇女子也.

灌入了內力,變得溫暖無比的濕毛巾,輕輕的拭上了惜月的左胸.

血漬拭去,那傲然挺立的***,便隨著明日的擦拭,如同被握在掌中捏揉一般,惜月和明日皆是身體莫名一顫.

"怕了?"

惜月嘲諷的笑了笑,她都沒怕,他怕什麼?

"怎麼會?"

話音剛落,指腹無意拂過她的**,惹得差點尖叫了起來,長指緊攥著被子,咬牙愣是一聲不吭,任憑他擦拭自己的身體.

明日傾身,改擦她的右乳,隨後俯身查看她的傷口,可惜——惜月看不見,否則她一定可以看到,明日那***絕美的容顏,莫名的湧上一片一片迷人的淡……

"恩?"

惜月心里一驚,急急怒道.

"你摸哪里?"

"腹部——"明日得云淡風輕,脖子卻開始緋"怎麼了?有問題?"

"你的手,現在落的地方,是腹部嗎?"

都快觸到腿間去了,這是什麼神醫,狗屁,根本就是一條色狼,摸了上面,現在又摸下面,欺負自己要死了,無法反抗是不是.

——歐陽明日,有種治好老娘,找你單挑.

"你的腹部和這里有細細密密,肉眼幾乎看不見的血眼,你不覺得奇怪嗎?你的身體像是被抽空了血一樣,難道你不想知道原因?"

……

惜月氣得差點就斷了氣,傷在胸口,什麼時候又關腹部和下面的事……這個混蛋……

"歐陽明日,別以為你擔著醫尊的名號,我就不敢殺你."

"奉陪!"

完,

歐陽明日的長指,便輕輕的撫向那一抹黑色的**處……惹得惜月全身都得像煮熟了的鴨子……

******

******

沒有人知道藥王閣里發生了什麼,連守在外面的阿楠也不知道,只知道廂房里電閃雷鳴,時而奇香陣陣,時而血腥味濃……

偶爾還會聽到那位姑娘震天動地的淒慘叫聲.

——當然,

還莫名聽到了兩聲,不正常的呻吟……但更多的還是慘叫……

縱然是阿楠,聽著她不斷的慘叫,也覺得心里滲得慌,跟著公子游遍天下,救人無數,早該斷絕愛,可他,卻忍不住,越來越為那位姑娘擔心.

狠狠一跺腳,阿楠轉身便朝廚房走去,也許……他該去為那位姑娘和公子准備一盅好湯.

——萬一經曆了二天二夜的救治,姑娘醒過來餓得很,豈不是太失禮于人了.

******

黑幕揮灑,籠罩整個皇城.

微風輕輕婆娑著,窗外樹木輕響,燭光微曳,忽亮忽暗,靜靜躺在榻上的女子,長睫顫抖了一下,過了良久,終于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倏地,

惜月眸光一利,迅速轉頭打量四周的環境,卻在拳頭緊握間,發現自己依然看得不是清晰,只是隱隱的可以感覺到,有個身影坐在自己的身旁.

熟悉的香味襲來,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