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006)
再多的鮮血,也經不起這樣的狂奔狂流,懷里的女子已經沒有了呼吸,只是身體還有些許的溫暖……

……

——阿楠千年不變的心緒,莫名的有些緊張起來.

微微蹙眉,垂眸間,自己一身雪白長袍,已經浸得通.

空中,

粉色桃花瓣似雪一般點點綴綴,亭前的荷花池一波……一波好看的蕩漾了開去,風兒旋轉輕舞,繽紛眩麗間,竟下起了一場花雨.

紗簾輕動,緩緩朝兩邊撥開.

亭中華貴的身影緩緩轉身,卻是推著輪椅緩緩靠近,***長指,輕撥起五色鮫慕容紗簾……

——一刹那間,

滿世的繁花都被他滿身的銀光,褪去了璀璨光芒,紫色鑲金邊的華麗長袍瑩光流淌,衣袂飛舞,一舉手一投足,都似云端走下來的嫡仙,俊美絕侖.

輪椅安靜的停下,腰間那印著帝字的玉佩閃爍其華,宣示著他尊貴不凡的身份.

風輕起,花飛舞,

卷起他墨黑青絲,眉心那一點朱砂閃爍流華,迷人雙眸淡淡抬起,仿若一派遺世孤立的傲然,粉色桃花瓣似精靈一般,圍繞他的周圍,翩翩起舞,撩起了他額前的一縷青絲,青蔥長指輕輕一拂竟滿是飄若如仙的絕美.

氣氛莫名緊張了起來,空氣迅速流淌,滿園美景彙聚成一幅華麗的畫面,而他……則從畫中推了出來.

"死了嗎?"

聲音溫潤如玉,如落玉盤,竟是好聽得沁入人的心底,讓人心甘願溺死在他的魅惑里,永世不醒.

"已經斷氣了."

阿楠完,想要抱著惜月轉身離開,一具已經死去的尸體,染滿了鮮血的尸體,公子應該沒有興趣去救,因為……他不喜歡髒.

"混帳——"

身後一道威嚴的怒斥輕襲,阿楠只覺眼前一道紫金色的身影一閃,懷里的惜月便飛了出去,轉眸一望,卻看到一根細細的金絲線正纏上了惜月的腰身,順著金錢主人的方向,疾疾飛去.

醫尊動作優雅而犀利,輕輕一收,金線歸位,而惜月則正好落進了他的懷里,坐躺在了他的膝上.

——阿楠幾乎瞪大了眼睛,望著一向喜好乾淨的公子,驚得不出話來.

"還不去收拾藥王閣和溫泉."

淡淡的抬眸,眉目如畫,微含著怒意望向阿楠,驚得阿楠往後退了一步,竟是有些手足無措的往後奔了出去.

——醫尊搖了搖頭,心里暗暗歎息,這個阿楠,怎麼越大越不像樣了.

輕輕一按,輪椅便順著平滑的青石板路,延著滿園的桃花,朝繁花深處走去……

畫面是那樣的完美,祥和.

直到輪椅離開,不遠蹤影,這滿園的繁花,方才戰戰兢兢的抬起了花朵,爭相怒放,因為有醫尊的存在,它們……羞于開放.

過去的時候,藥王閣和溫泉都被阿楠收拾出來了.

遠遠的見到公子的輪椅奔了過來,阿楠急忙走出來,推著公子的輪椅進了藥王閣.

"公子,我幫你吧?"

公子愛潔靜,就算是救,也要等他清洗了這位姑娘的身體,才可以讓公子碰,不過,跟了公子這麼多年,還是頭一回,看到他主動要救一個人,而且不嫌她髒的.

"尸體有什麼好看的,出去——"

——————

寶貝們,當你們看到歐陽明日這位絕美男子出現的時候,相信好多看過電視的都知道,他的原型是誰,一個俊美,癡,魅力四射的強大男人,當年我非常的思慕于他,以至于現在都耿耿于懷,于是本書的醫尊,來源的于他,但又不是他,不換名字,是為了讓親親們能夠更好更形象的知道,這個人大概是個什麼模樣,哇,美男子啊,我喜歡,流口水ing.

對此,阿挽解釋一下,免得到時候,有親親,抄襲啦,什麼啦,我覺得特別不好,這只喜歡善良,對我好的親親.謝謝你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