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005)
喜鵲有些疑惑的望著惜月,但還是將一早就准備好的匕首遞到了惜月的手中.

"姐……"

華露,華濃亦是不解,卻見到惜月緩緩的上前一步,隨即以八卦圖的方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迷蹤步伐迅速躍上了台階的第五階.

虛弱的女子突然間眸光一利,銀色瞬間溢滿她的眼珠,在大家都還沒有看到的時候,惜月突然間抬起匕首狠狠的朝自己的心髒刺去.

"啊——"

"不要~~~"

身後傳來丫鬟們淒厲驚恐的尖叫,可這一切已經不是她們所能掌握和阻止的,淚水迸出來的時候,絕望間,她們看到的,是自己的姐,身形飄搖的模樣.

似一片羽毛,風輕輕襲來,她便再也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緩緩的倒了下去……鮮血順著她的心髒……啪啪啪啪……成串墜落.

"姐,你這是干什麼呀,姐……"

喜鵲三個傷心之余,顧不得那麼多,齊齊朝陣法沖了過去,但是陣法已經沾了血腥之氣,無形中形成了一道屏障,她們一沖過去,就立即被重重的彈了回來.

三道嬌的身影重重的摔落,一個個難過的望著馬上就要倒下去的惜月.

而此刻,

惜月蒼白的臉蛋,不但沒有任何的痛意,反而染上淒涼的淺笑,緩緩抬頭,用盡一生的力氣,對大門口緩緩啟唇.

不出聲,但春風得意宮的某個園子,有人卻看得很清楚.

她,

"你救不了我,全天下都沒有人,可以救得了我."

電閃雷鳴間,春風得意宮門前的綠樹繁花狠狠的搖曳了起來,誰也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只知道眼前一道雪白的身影閃過,似蒼鳥一掠間,倒下去的惜月和那道白影,便一起不見了蹤影.

"姐……姐……"

華露和她們急忙爬了起來,想要追過去,又被彈了出去……

春風得意宮

陽光下的宮殿金碧輝煌,風起時,繁花蕩漾出層層波瀾化為流金,抬眸間,滿是驚豔,來不及感歎卻又瞬間隱去,一切又瞬間恢複了平靜.

白色偉岸身影抱著一身是血的惜月,連綿起伏,最後落在一座圍著鮫慕容紗簾的精美亭子前.

"公子."

聲音沒有任何緒,懷里女子的鮮血直湧,對他來,根本沒有任何關系.

"直入心髒,還有一刻鍾,就會失去呼吸."

淡香沁入鼻息,抬眸望著湖中的風景,心里一陣愜意,聽著屬下的話,他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依然靜靜的坐在亭中央,欣賞這美景.

隱隱的——

從鮫慕容絞帳中,陽光傾灑處,看到的是他安靜的華貴身影.

阿楠見主人沒有任何反應,眸底閃過一絲疑惑,剛剛明明是他輕輕抬手,示意自己把她帶進來,可是這一刻,他卻不願意救這姑娘.

"公子,她馬上就斷氣了."

——————

群號公布在評論里,親親們可以看看,進來一起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