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003)
"娘……"

"噓——"柳嫣急忙做了一個噤聲的模樣,牽著慕容落然走到一旁"孩子,不是跟你過了,有人的時候,千萬別叫我娘."

"有什麼關系,她們要是敢,我就割了她們的舌頭,好歹爹爹還是疼愛我們的."

慕容落然蹙眉,有些惱怒的望著膽的母親,重重的坐下,一邊著一邊抬眸朝丫鬟,婆子們射去,驚得她們一個個低頭退得遠遠的.

慕容落然得意的哼了一聲,柳嫣有些迫不急待,抬頭四處張望了一番,低聲問道.

"怎麼樣?昨天晚上的事處理得好嗎?"

"哼——"慕容落然漂亮的臉蛋滿是得意,仰頭道"當然做好了,我親眼看著黑曜王進去的,更何況慕容惜月的身上有傷,黑曜王一聞到血腥味,就會去咬的."

——黑曜王是慕容落然十歲的那年,無意間得到的一條巨毒之蛇,養了幾年,基本上是把它訓服了,讓它咬誰就咬誰,天下無解藥可解.

眼晴里滿是惡毒之意,慕容落然完從懷里掏出一只笛子輕輕的吹了起來,柳嫣知道女兒的本事,于是放心的去准備早膳.

可是,

一直等到她們用完早膳,笛子也沒能把黑曜王召回來,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

柳嫣到底是斗爭里活下來的人,一時間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揮手招來近身丫鬟丹奴……在她的耳邊輕聲吩咐著什麼——

丹奴施禮便急急的奔出了知暖院,柳嫣有些站立不安的來回踱步,倘若沒有成功,那今天,她們就要搬出知暖院,讓給慕容惜月住,這——這要如何是好.

"娘,不用擔心,黑曜王被我訓了四,五年,絕對不可能失敗的."

慕容落然完,低頭輕輕的吹了起來,心卻微微的有些憔急——

一柱香的時間過去,丹奴回來的時候,臉上有些許的喜悅,柳嫣急忙坐定,慕容落然亦是停下了吹笛.

"怎麼樣?"

"回二姐,二姨娘,綠意院里沒有一個人,奴婢剛剛打聽了一下,是四姐病發,丫鬟們侍候著四姐去看大夫了."

柳嫣和慕容落然彼此笑了笑,心中的大石頭頓時落了地,慕容落然得意非凡,撫著笛子開心得不得了,黑曜石可不是一般的蛇,有它在,怎麼可能失敗.

慕容惜月一定是中了蛇毒,加上舊傷,快要死了,不過,就算是春風得意宮的醫尊願意為她診治,她也不可能活下去.

更何況,

就她那賤軀,醫尊連看都不會看她一眼.

然而,她們怎麼也不會想到,此刻熱鬧非凡的皇城,某條街道,一輛普通的馬車疾疾囂張而過,掀了簾子,望著窗外的風景,長相清秀的婢女蹙眉了一句.

"讓馬車再快一點……"

馬車里的軟榻上,惜月如奄奄一息般,倒靠在華露的身上,身子越來越沉,越來越無力,直看到喜鵲和華濃膽顫心驚,原本昨天晚上好了一些,不知道為什麼,早上起來,總覺得姐哪里不對勁.

一大清早,福媽媽又領著丫鬟,婆子,端著新制的衣裳,為惜月清洗了身體,侍候惜月用了膳之後,才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