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001)
惜月一遍又一遍的望著眼前的盒子,突然間心如刀絞一般的痛了起來,眼前似乎有什麼畫面一閃而過,眼淚頃刻間便蜂擁而下.

傷心的感覺不斷的湧了上來,嚇得身旁的喜鵲不知道如何是好,急急的呼喊道.

"姐,你這是怎麼了?"

"啊?"

惜月從恍怔中猛的清醒了過來,卻震驚的發現,自己的臉上竟然滿是淚水,似是隱藏了千年的哀傷,一下子觸景生.

急忙接過喜鵲遞過來的帕子,拭去淚水,心底卻是不斷的泛出陣陣疑問.

像是早就知道這個盒子的密碼,惜月以八卦圖的衍生模式,輕輕一旋,盒子便被打開……

——一道殷的光芒璀璨射出,刺得大家差點睜不開眼睛.

光芒之後,惜月垂眸一望,卻又是心里一驚.

——這,

里面靜靜的躺著的,竟然是一條兒的蛇,蛇統共不過是手掌那麼長,一動不動,似是死了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

惜月蹙眉,有些想不明白,這盒子看起來有些年月,而蛇卻一直躺在盒子里也沒有腐爛,長指輕輕撫過蛇的全身,似是母親給予孩子最偉大的母愛一般.

只是,

誰也沒有發現,在惜月輕撫的時候,一道看不見的封印正在被她推走,蛇的身子猛的震了一下,隨即又昏死了過去.

"嗤……"

"怎麼了,姐."

惜月的身子一震,手猛的縮了回來,喜鵲上前的時候,惜月的手已經溢出了鮮血,滴在了蛇身上.

"沒事,這兒有一個的倒勾,不心勾到了,時間不早了,明天再研究,我們先休息吧."

已經快到午夜了,天氣越來越涼,這兒原本就沒有什麼驅寒的東西,該早點休息才是,惜月心的將盒子蓋上,牽著喜鵲一起朝床榻走去.

"我們一起睡,這樣有事你也好照應我,兩個人睡,也暖和一些."

喜鵲眸中感動的淚閃過,姐得很委婉,實際上是怕自己一個人睡得冷,這樣的姐,還有什麼不值得去付出的?

將盒子放在枕頭邊上,喜鵲侍候詩月睡下,自己又睡在詩月的身旁,兩個人再無他話,緩緩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窗外樹枝婆娑作響,夾雜著一陣陣嗚嗚的怪音,很是恐怖——

……

一柱香後,

漆黑之中,惜月猛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眯眸四處張望,但是觀察了幾分鍾,卻什麼也沒有感覺到.

想想也許是自己太過于心,遂又安靜的睡下.

……

卻沒有料到,

就在窗外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一道神秘妖魅的身影暗自長籲了一口氣,拍了拍身旁同樣偉岸的身形.

"原本想要近身看一看,她長得什麼模樣,結果差點被她發現了,這個女娃,不簡單."

"膽子也不,這樣的怪叫,她也能夠睡得著……"

"恩,走吧,剛才一急,在她的廂房里下了迷睡散,四個時辰之內,她們不會醒過來,下次再來會會她."

"好!"

一聲長嘯,兩道飄逸若仙的好看身影便朝空中飛躍了出去……消失在慕容府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