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炕(009)
"好,明天再送一套過去,記得把穿過的,收回來,洗清乾淨."

"是."

慕容宛柔有些莫名其妙的聽著娘和福媽媽的對話,嘟起唇,煩燥的哼了一聲,這個賤人,也不知道娘是怎麼想的,竟然給她們送那麼好的衣服.

——想想就覺得恨.

珠釵輕顫,慕容宛柔抬眸看著夕,見娘和福媽媽密謀著什麼,得意一笑,一抹什麼計上心頭,于是轉身提著長裙便朝門口走去.

一邊走,一邊拳頭緊緊的握著,怒火不斷迸發,都是這個賤蹄子,倘若不是她占著景王妃的名號,自己早就盡享榮華富貴了.

先前得到消息,景王堅持退婚,一簪刺死了她.

慕容宛柔聽到消息的時候,開心得差點沒笑岔了去,誰知道樂極生悲的,那個冤魂她又回來了,帶多了兩個皇後的婢女.

——真是見鬼了.

氣沖沖的奔進花園里,望著滿園美麗的景色,宛柔嘟著唇,有些無奈和惱怒,轉身時隱隱的從花草縫隙里看到了二個身影,慕容宛柔眸光一轉,笑了笑,緩下了腳步,轉頭對身後的大丫鬟元寶,元意使了一個眼色.

"元寶,剛剛爹爹的話,你都記住了."

"四妹妹現在可是皇後,太妃娘娘手中的寵兒,爹的意思,是好好的供養著四妹妹,二姨娘的知暖園光線最好,爹想讓她們明天就搬出來,讓給四妹妹住."

元寶和元意打就跟著慕容宛柔,早已經明白了姐的心性,眸光轉了轉,便看到花叢那邊,兩個隱藏起來的身影,于是笑著道.

"是,姐,四姐還真是有福氣,能夠得到如此多的寵愛,明日老爺發話,二姨娘就是不想搬,也來不及了."

完,

主仆三人便又是笑笑的離開了花園.

繁花深處,枝椏被輕輕一撥,露出二姨娘柳嫣咬牙切齒的身影和二姐慕容落然憤恨的模樣.

"娘,怎麼辦?"

"噓,先別話,走——"

綠意園

一抹寒光湧入園中,令原本有些清寒的園子,頓時更加的難受,喜鵲呵了呵雙手,朝華露笑了笑,這種時候,也不知道去哪里弄些熱水來能姐喝一口,熱熱腳.

風呼呼的刮著,外面枝椏發出梭梭……的碰撞聲,聽著讓人有些害怕.

此時已是亥時,也就是晚上的九點與十一點之間.

惜月靜靜的望著擺在眼前的皇後的賞賜,綾羅綢緞,珠寶飾品,香包絡子……還有一袋二百兩的銀袋子……

不過,

華露回話,皇後娘娘看了梧桐樹葉,也了解了她的處境,但是她什麼也沒有,更沒有派人來管慕容府的事,只是派下了這些賞賜.

輕撫著昂貴的綢緞,惜月唇角露出嘲諷的笑意,倒是把皇後她們想得太親切了一些.

倘若這些事發生在皇宮里,想必皇後一定會管,但離了皇宮,生死都無關于皇後的聲威,她又何必再管.

能夠賞賜這麼多東西過來,已經是極大的恩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