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炕(008)
像是……像是一個被封印的東西,她怎麼也沖不破.

"喜鵲,將來你也會穿上這種華麗的綢鍛,也會過上你現在不敢想的美好生活的."

喜鵲開心的含淚拼命的點頭,惜月緊緊的握著喜鵲的手,一種無的盟約在彼此之間流淌……

夕陽斜下,映得滿天緋,原本荒涼的景象,一下子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美妙,惜月一步一步艱難的走了出去,心中的思緒萬千.

有些事,必須要快點做才好.

正在思慮間,綠意閣的院門被推開,卻見華露臉上帶著些許的神秘,領著幾名宮婢疾疾的朝這邊走來……

引玉園

花團緊簇,爭相怒放,輕風陣陣襲來,淡香沁入鼻息,十分愜意.

大夫人一襲正色裙襖輕裹,牧丹朵朵栩栩如生,雖已年過三十,但終年醉心保養,看起來依然十分美麗.

塗著丹寇的指驕豔如火,伸手輕輕的端起一杯太湖碧螺春,揭蓋時,清香四溢,大夫人眸中閃過一絲得意,淺淺的飲了一口.

這碧螺春乃是太湖中央一個不足十人站立的島上采摘來的,統共不過三斤,她這里,可有足足半斤,比宮里的皇上還要多呢.

"啪……"

院門猛的被推開,隨即便見一抹豔麗似火的身影怒氣沖沖的奔了進來,一見到大夫人心如此的好,不由得更加的心急,嘟著唇道.

"娘~~~你怎麼還有心喝茶."

"柔兒——"大夫人精致的妝面微微一蹙,有些不悅"為娘不是教過你多次,女兒家一定要有規矩,總是這樣,萬一被世家公子見到,看你怎麼嫁得出去?"

"娘……"慕容宛柔奔到大夫人的身旁,輕挽住大夫人的胳膊"娘,現在滿街都在傳著咱們母女惡毒心腸,虐待慕容惜月,巴不得她快點死."

"什麼?"

大夫人臉色大變,蹭的站了起來,猛的想起,慕容惜月回來的時候,有十幾個老百姓在門口趴著,難道……

"這個慕容惜月,本夫人當真是看了她,竟然相信她的是真的,以為那些百姓無關緊要."

現在想來,

怕是慕容惜月在為那些百姓爭取時間,逃離慕容府,去散播謠呢.

現在整個京城都在傳慕容府大夫人和大姐一心想要陷害慕容四姐,取代景王妃的位置,入主王妃.

"娘,我已經派人出去搜那些百姓,查一個就殺一個,看他們還敢亂."

大夫人心亂如麻,深閨女子,聲譽非常的重要,一旦抹上了汙點,將來還有誰敢來提親……

並沒有細聽慕容宛柔的話.

正在這時候,福媽媽領著丫鬟們浩浩蕩蕩的回到了引玉園,見到大夫人和慕容宛柔,施了禮,便近得身前,神秘的笑著細聲道.

"大夫人,晚膳已經送過去了."

"那個……怎麼樣?"

大夫人丹寇長指輕抬,懶懶的微仰頭,輕撫自己的鬢角,淡淡的看了福媽媽一眼,福媽媽滿臉堆著笑意,點頭道.

"已經換上了,那里沒有一件多余的衣服,想里外都換上了."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