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炕(007)
五桶熱水正竄著熱氣,梟梟撩撩的,讓冰冷的房間里終于有了一絲暖意,湊合著找了一只澡桶子出來,兩人把水都倒了進去. 這回把里里外外都檢查了一個遍,確定沒有壞人,才給惜月脫去了衣裳. "姐,如果老爺讓人揣了一萬銀子都沒有辦法把醫尊請來,姐空手而去,這要如何是好?" 華濃脾氣暴燥,話也直來直往,將擔憂擺在了清秀的臉蛋上,一邊麻利的給惜月清洗沒有受傷的地方,一邊心翼翼的抹傷口周圍的血漬. 旁邊擺著的,是喜鵲還沒有運出去的尸體…… ——一切, 都顯得那麼詭異——和諧—— 胸口的血跡,因為時間過長,結出暗色的痂,華濃長指輕顫,用水將血痂一點一點浸濕,再心的清理了乾淨. 低頭間, 惜月發現,自己***的胸口左乳旁邊,一個恐怖細的血洞赫然存在,隱隱看到新鮮的肉正往外面翻,還看到骨頭…… 銳痛——刺入心間—— "姐,這個傷口如果再不用藥,您的性命……" 到底是跟在皇後身邊培訓過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致命的傷害,而且只要一不心,輕輕撕扯,傷口撕裂,鮮血又會重新奔流不息. 再怎麼穿越,也不能由著這具身體,變成一個僵尸不是! 華濃的動作更加的輕柔了起來,抬眸望著雙眸緊閉,一不發,但額前卻冒出細密汗珠的惜月,心底莫名的溢出絲絲的敬佩之意. 那頭——喜鵲已經將尸體全部拖了出去,血腥的味道一下子消失,空氣里偶爾還會被輕風帶進來一絲淡香. "姐,試試新衣裳,看合不合身." 華濃將置著新衣裙的盤子端了過來,抖開一件一件的為惜月穿上,惜月檢查了一下纏在胸上的綁帶,確定可以阻住血流,這才略略的放心. …… 梳妝完畢後, 惜月緩緩轉身,華濃和剛剛進門的喜鵲眸中驚豔閃過,竟是一時看得呆了…… 三千青絲只挽了一個簡單的飛蝶摟銀碎花鬢,余發飄逸身側,鬢上鑲著二只寶石打造的珠花,流蘇輕垂,隨風而動. 華貴長裙裹腰,纖手皓膚如玉,柔柔細細,一抬一落間,輕撫如畫般的柳眉,美眸清澈閃爍,勾人魂魄,唇不語微向上翹時,淺笑似喜似憂,令人動心不已. 一舉手,一投足,漂亮的鎖骨便從外紗中若隱若現,魅出誘人的性感,長睫微垂時,她盡顯慵懶,美眸清亮時,卻又妖嬈嫵媚. 她是那麼的端莊,高貴,絕美. 似那池中孤傲怒放的冰蓮,美且帶著絲絲的妖豔,卻又纖塵不染. "姐,您真的好美." 喜鵲喜極而泣,從未料到,自家的姐,竟是這般豐華絕代的佳人,景王爺退婚,是他沒有長眼睛. 等姐康複,出去,指不定不知道多少王家公子,巴著姐呢. 裝扮好一切,惜月淡淡抬眸,望向窗外,時間也不早了,該是晚膳的時間,就是不知道大夫人會不會這麼好心送晚膳過來. ——親娘. 這個字眼一竄上心頭,惜月就蹙起了眉,腦海里,總有什麼畫面要蹦出來,可是就是躍不出來.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