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006)
宮婢被太監狠狠的拖了出去,不消一會兒便聽到重重的仗責聲,接著沒多久,就失去了聲音. 太妃娘娘一直靜靜的望著月兒,心里也有一些驚訝. 不過是一個的尚書令之女,竟然對宮廷行刑,不驚不懼,有傷在身,也不似其她的姐一樣,軟弱哭泣,倒真是看走了眼. 看來—— 把她帶進來,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效果. "唉……" 董太妃一身素藍錦裙,高鬢上鑲兩支有鳳來儀白玉簪,簡簡單單的華貴,依希可以看到,當年的太妃,是如何的美麗與高貴. 見她歎息,月兒便要起身,太妃急忙伸手將她按下,有些複雜的道. "躺著吧,哀家早已退出深宮,不必拘著那些禮兒." 身旁的宮婢遞過來的碗清水,月兒的飲了一口,瀨了口,這才將藥喝下,又含了一粒蜜餞…… 動作很慢,腦子卻在迅速的運轉. 剛才的宮女,茶水里有毒,一聞就聞出異味來了,而且宮女被自己的氣勢嚇到,露了餡,這分明是董太妃授意的,可為什麼突然間改變了主意,要救自己呢? 這里頭, 應該還有慕容大人不少的戲份吧? ——哼, 他這個爹爹,當得可真夠格啊. "臣女多謝太妃娘娘救命之恩,時間不早了,臣女也該回府了." ——既然她要救,就讓她救,總有一天,會查明,她改變主意的原因. 董太妃見月兒要走,眸光頓時更加的複雜,啟唇一副要什麼的模樣,但最後卻沒有……只是眼底隱隱的含著一絲掙紮與哀傷. 她不出來,惜月也只當沒有發現,吃力掙紮著想要下榻,太妃示意,宮婢上前,將惜月扶了起來. 可是, 她太虛弱,才站起來,身子便往前一傾,整個跪了下去,胸口陣陣的疼意,撕扯得很,痛得鑽心. "你這傻孩子,哀家與你過,不拘禮兒,你卻……快起來……哀家送你回府便是……" 正自話間,貼身宮婢珠兒疾疾的走了進來,不急不慢的施禮,對太妃娘娘道. "稟太妃,皇後娘娘來了." "宣!" 太妃聞,抿唇冷笑,正經威坐,月兒則依然跪著,靜等皇後的到來,反正來了又要跪,一起一跪的,傷口痛得要死,干脆等著算了. 珠簾掀起時,一股清宜的香風襲了進來,抬眸間,便見數十名宮婢擁著一襲華貴款款而來. 大的龍鳳呈祥團花紋織金妝鍛,配以金曜王朝頂尖的雙面繡手法,金色的鳳凰栩栩如生欲展翅飛天,邊,裙尾均是耀眼的東珠,寶石,珊瑚點綴,珠光寶氣與宮殿相互輝映. 尊貴,霸氣,襯著皇後保養得宜的妝容,好一派皇家的風范. "皇後娘娘金安!" "太妃娘娘金安!" 兩邊的宮女,太監紛紛給對方的公子施禮,一時間殿里呼拉拉的跪倒了一大片,好不威嚴. "太妃……" —————— 謝謝每個看文,收藏,推薦,留的親親,我愛你們.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