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005)
震驚,

不信,

意外,

就在惜月的身體緩緩的倒下,血流滿地的時候,恍惚間,她看到了,笑得很開心的男人身邊,突然間出現另一個得意洋洋的嫵媚身影.

——那個慕容家一直沒有被公開承認過的私生女.

他們~~~

他們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為什麼?為什麼?

拳頭漸漸的緊握,心中的恨意不斷渲染了上來,現在——自己身處異世,他卻可以和那個私生女重新快活一世.

這世上,還有天理嗎?

倔強的,不讓淚水滑落,她和身體的主人,命運何其相似,景王竟然要以殘忍到,一只簪子就要了她的性命.

欠我的——你們欠我的——我都會要回來的.

"姐,喝杯水吧."

被打趴的宮婢端著一杯香茶,怯怯的走了過來,隨後又扶著惜月坐了起來,一個軟墊墊在她的身後,惜月虛弱的坐著,點了點頭.

宮婢打開杯蓋,香氣四溢,緩緩遞到惜月的面前——

望著宮婢越來越顫抖的手,惜月眸光微閃,唇抿出一線冷意.

宮婢巧巧的端著……

惜月似笑非笑的望著……

——誰,

也沒有動作.

……

細密的汗珠從宮婢的額前溢出,眸底閃過憔急與失望,卻在這時候,手中一空.

婢女慌忙低頭,

卻看到慕容四姐已經接過了茶盅,揭開精美的杯蓋,輕輕的吹了吹,順著角度,宮婢看到了慕容姐***的肌膚與若隱若現的笑意.

惜月猛的抬頭,視線如箭,射進宮婢的眼睛里.

"有沒有人告訴你……"——"要害人的時候,手不要抖?"

話音剛落,宮婢騰的跪了下去,緊接著惜月手中的杯子也砰的一聲摔碎四濺起水花……時遲,那時快,宮婢眸光一利,趁著跪倒的時候,迅速撿起地上的一塊碎片……

"大膽!"

一聲威嚴的女音震得宮殿都震了三震,珠簾掀起,寢殿門口,一幫人浩浩蕩蕩的走了過來.

月兒此刻正低著頭,抬頭的時候,臉上淚意蒙蒙,虛弱無比.

——事實上,

她確實是虛弱得像那馬上就要隕落的星星,一墜下,就是粉身碎骨,再也無法活下去.

宮婢跪地,失去了扶助,月兒的身子也往榻上摔去.

太妃身後的兩名宮婢急急上前,一把扶住了月兒,遂又施禮道.

"太妃娘娘,四姐怕是傷得太重,虛弱得很."

一襲華貴宮裝的董太妃,面露憂色,緩步上前,宮女扶著坐在了月兒的榻邊,握住了月兒的手,戴著黃金護甲的手輕輕的撫向月兒蒼白的臉蛋.

——榻上的月兒,虛弱得似一張白紙,出得了氣,卻進不了氣,奄奄一息,仍掙紮著想要給太妃娘娘行禮.

"臣女有罪,無法跪謝太妃娘娘救命之恩,自始至終臣女都知道,太妃是臣女一生的依靠."

聽到月兒的話,太妃的手微微一怔,眸底閃過一絲利意,低頭望著正在發抖的宮婢,厲色喝道.

"不長眼的狗東西,拉出去亂棍打死."

"饒命……太妃娘娘饒命啊……太妃娘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