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害人害己
也不知道謝寒冰是抽了哪門子的瘋,竟然整整一個月跟在她的身邊,而且還有能力讓所有的偷拍照片中的他成為隱形人,關鍵是這個冷冰冰的男人到哪里都是急的冷凍,別提她跟那些男模有對手戲的時候了,那是方圓萬里毫無生命痕跡舒殢殩獍

如果不是leo的強悍神經直接搶了廣告片導演的職位,估計一個月能完成一個鏡頭都夠嗆

"別這麼狠心嘛,那臭子難得推了那麼多事去找你一陣子,而且你們根本沒有離婚,名義上你可還是我的兒媳婦,來來來,叫聲爸爸聽聽"謝云陌一向的不正經

"如果你打電話只為了這個,我可就掛了"易敏作勢想掛斷電話,謝云陌才一整語氣,趕忙攔住

"你這個丫頭,真是的唉……還不知道何年何月我才能抱上孫子……"他碎碎念,在易敏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接道"你知道那個子去哪了麼?"

真稀奇,他謝寒冰來無影去無蹤的早就是慣例了,為什麼她要知道易敏下意識的想回絕,但腦海里卻不自覺的回憶起之前一個月的事……

法國是一個即浪漫又忙碌的城市,街上時刻可見擁吻的侶,還有行色匆匆的路人,當然多的則是游客

ck選擇巴黎為的就是秋冬季的浪漫風格,當然本來考慮的是去中國拍攝,但是一方面是因為中國政府的態度,另一方面則是在中國自然曆史痕跡很濃的建築已經很少而很少人知道在法國有一條中國特色很濃的法國唐人街

空氣里縈繞著泥土的香氣,剛下飛機就迎來了法國的一場急雨,豆大的雨滴狠狠的砸在地上,而機場滯留的旅客是高達了上千,ck當地的地接來的並不及時,易敏和leo以及一部分工作人員全部被困在了機場

看著外面原本淅淅瀝瀝的雨變得加的急促,機場里的氣氛越加的安靜,終于得到通知地接的車來了,易敏正准備拿著行李離開,突然人群里一陣騷動

"他帶著炸彈哦上帝啊他帶著炸彈"一個白發的法國老頭驚呼,猛地撥開人群跑出來,撞翻了好幾個人,而在他身後則是一個穿著大風衣的褐發男人,他眼里全是歇斯底里的瘋狂,因為被突然的撞破而緒激動,下意識的抓住旁邊的一個來不及反應的中年人,鎖住咽喉,打開風衣

"啊"人群中幾乎在瞬間爆發一陣尖叫聲,接著是剛反應過來的人多的尖叫聲,因為那個中年人身上竟然綁了不少于三十個炸彈人群開始迅的騷動,將近千人,擁擠向出站口,易敏也被人潮擁擠開

"敏"leo從門口的方向想向里擠,原本已經走到門口的他突然發現問題不對趕忙跑回來,但是事發突然,已經完全來不及了而多的人把他向著門外擁擠而去

易敏直接甩開行李,如果再拿著行李只可能被撞倒在地,她盡力向牆邊靠去,這是常識,如果你在人潮擁擠中千萬不要去中間,因為越是中間的人度越是會快而靠近牆的人因為有一定的安全感反而會慢一點,她看見向自己這邊擠過來的leo,低吼"回去"他來了只會越來越糟糕

眼看易敏就要靠近牆邊,突然,大廳里響起一聲刺耳的槍響,緊跟著是尖叫陣陣

"彭"

開槍的是一個保安,他站在服務台上用手槍指著中間的男人,不斷顫抖的手泄漏了他的驚慌"不,不許動"

真是白癡易敏心底冷笑,尼瑪的,誰法國的治安好的?當她掃過機場大廳的廣告牌時頓時明白了,只能是她太的太湊巧剛巧趕上法國政黨換屆選舉,而這個時候法國的激進分子也是最躁動的時候

槍聲讓人群是騷動,主動的讓出一個大圈給渾身綁滿炸藥的男人和那個保安,而那個被暴亂者掐著咽喉的女人已經奄奄一息,易敏則安全的到了牆角

暴亂者看見竟然還有人敢忤逆自己,整張臉氣的扭曲,怒極反笑,竟然一步步的走向那個警衛,這個暴亂者正是如易敏猜想的一樣是法國某黨派的支持者,這段時間他支持的執政黨目前正處于下風,而他本人又被裁員,雙重的打擊下讓他走了極端

"別,別,別靠近別靠近我警告你"警衛從來沒動過真格的,手里的槍是'善良之槍’心底一陣陣的恐懼讓他幾乎手軟

他的恐懼看在暴亂者眼里那可是最有趣的的事,他猛地甩開手里的人質,手一伸就掐住了警衛的脖子

"啊,啊"警衛嚇破了膽,就算是對方掐著自己脖子他也忘了手里還有利器,腿一軟竟然整個人半跪在地

"哭給我使勁的哭哈哈哈,看看,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民主的走狗啊啊"暴亂者拿過槍頂著警衛的腦袋,面目猙獰

易敏可沒空欣賞這出鬧劇,一步步的向出口走去,而門外已經有警車的呼嘯聲,突然,從外面沖進來十幾個身穿警服的男人,他們的度很快,幾乎是撞開人群的,而偏偏有一個擦著易敏的身邊跑過去,眼看就要撞倒她,周圍的幾個法國人也都是下意識的躲開,易敏扭身想要躲開,可偏偏她的空間卻不夠

眼看那個警察距離她的距離越來越近,電光火石之間她的身體卻穩穩的被一個男人接住,而接著她的男人則是一個轉身,臂膀毫不客氣的彭的迎著那個急功近利的警察撞上去

'彭’

'啊’

一聲槍響和女人尖叫的聲音在候機大廳里響的清晰,原來是那邊被逼入絕境的暴亂者想開槍卻被警察射殺,而這邊那個冒失的警察則是因為自己的沖力直接側飛出去幾米,驚起一片尖叫

"沒事?"一個低沉的男音在她的耳側響起,而易敏則像是過電一般的下意識的掙開他的束縛

而對方也並沒有多加堅持,另一邊捂著辦個肩膀爬起來的警察可沒有那麼好對付,他從一接到任務就想著搶功勞,這可是最好的表現機會,可是,該死的,都是這兩個亞洲人他爬起來,咔噠一聲把槍上了保險,低吼"該死的不許動,你們被捕了"不過是一男一女的亞洲人,他一定要讓他們付出代價他朝著其余正收拾殘局的警察低吼"他們是同伙是亞洲佬"

在法國,有很多的人對亞洲人存在著一定的偏見,這是跟曆史上的某些事有關,而亞洲佬則是統一對在法國滋事鬧事的亞洲人的稱呼,特別是中國人

這時大廳里的人都扯了個乾淨只聚集在門口看著里面的況,甚至是有一些大膽的在聲的議論

"我的天啊……不會是再次的亞洲佬爆炸襲擊案"

"那些窮鬼還想怎麼樣法國是不允許他們亂來的"

"那個女的長得倒是不錯……"

"願上帝寬恕他們"

……

易敏看著從地上爬起來就惡人先告狀的法國警察,怒極反笑,絲毫不顧及對方要開槍的動作,雙手環胸,流暢的法語從嘴里出"先生,請問您的證據呢?而且您的民族偏見不覺得可笑麼,拿槍指著一個女人?"她話音剛落,自己的前面就擋住了一個寬厚的背影,她挑眉,一股邪火冒了上來

好,很好,你想逞英雄那你就去當啊

她轉身就走,而沒走幾步手腕卻被抓住,她猛地回頭,鳳眸微眯"謝寒冰,放手"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這里又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

"彭"被忽略的警察朝天開槍,刺耳的聲音讓圍觀的人群發出一陣尖叫,易敏也忍不住一縮肩

"我不許動"法國警察已經怒急了,槍口死死的定在那個把女人護在身後的男人身上"手舉起來,該死,我把手舉起來,快"他的正氣凜然,但當他的視線跟那個男人接觸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渾身一抖

那是怎麼樣的眼神,黑沉的眸子里是濃烈的殺意,雖然他手無寸鐵但卻讓人感覺寒冰肆意間殺伐氣極重,這個男人比之前他扣押的任何黑幫老大還要有氣勢,他不由的有些心虛

易敏那一縮肩的動作可是讓謝寒冰眼底的殺意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來,而另一邊的十幾個警察也感覺到這邊的問題,紛紛把槍口對准了男人

而在十幾把槍口的對准之下那個男人冷銳的視線和一步步沉穩的腳步卻讓警察圈子不自覺的後撤

"該死的亞洲佬,不許動你有權,啊"法國警察幾乎是用吼出來的,而話還沒完卻被迎面的一拳直接打中臉變成慘叫

度好快

所有法國警察的心里都有這一個想法,而下一秒他們下意識的按下扳機

"住手"突然,天外之音一般強行的制止住所有警察開槍的手勢,一個穿著高級警官制服的男人跑進來二話不的直接跑到包圍圈里,兩撇胡子的臉上滿是憤怒"你們都瘋了麼快放下槍快"

十幾個警察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倒在地上被揍的鼻血橫流的那個警車是不明白,他捂著鼻子爬起來就想朝著謝寒冰還手,還沒動手卻被高級警官直接一巴掌打懵了

高級警官怒不可遏"賓利,馬上歸隊,這是命令"

"長官,可是……"他還在掙紮,眼底是深深的恨意,死死的瞪著那個亞洲男人,而對方那視線卻讓他漸漸沒了底氣灰溜溜的跑掉了

另一邊其余的警察也開始陸陸續續的指揮恢複機場正常秩序,高級警官轉身直接一個敬禮"萬分抱歉先生,給您帶來的問題我們一定會馬上解決希望您在法國過的愉快,需要我們為您准備車輛麼?"這個該死的混蛋一點眼色都不長,這個男人竟然都敢得罪,他是誰?全球最強的kbc的掌權者,是前段時間法國總統秘密接見的男人,他跺一跺腳,法國的股票就要起伏好幾十個百分點,別他跟美國黑幫千絲萬縷的聯系

"不必"謝寒冰直接拒絕,搜索到那個已經走出機場的身影,快步追上去

這個臭男人易敏氣不打一處來,在高級警官沖進來的同時,leo也跟了進來,他要比某個只知道*力的男人聰明,當然也是因為leo一眼就認出了這個跟易敏在中國巨大緋聞的男人是哪位"沒看出來我們的女王殿下的魅力不,千里追妻的男人可很少見"leo笑著把手里的行李遞過去,看見追出來的男人,綠眸里閃過算計的光芒"謝總裁,一路的話,一起?"

一起你妹易敏下意識的想開口阻止,但還是晚了一步直接被謝寒冰大手一撈抱在懷里進了商務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