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憤憤不甘
護國公府雖然比不得那些百年以上的鍾鳴鼎食之家,但是也是名門望族,平常那些厮沒有傳喚,一般也進不得姐的院子,就連管事也是,現在這些士兵橫沖直撞的,那些丫鬟婆子的如何見過這陣勢,當下嚇得尖叫連連,抱頭鼠竄

"大人這……"喬管家皺著眉頭想什麼卻被那大人打斷

"本官是奉旨辦差,你想抗旨不成?"他虎目一瞪,非常不客氣的道,若是平常的大人,當然會給護國公面子,因為這里可不是一般的官宦人家,但是偏偏帶隊的是顧家的人,雖然不是太後娘娘直屬的嫡系,但是也是顧家的旁支,當然想為顧三少爺報仇,好討好顧老爺了

喬語嫣掃了一下那大人的官服,心中有數,的從五品郎將也敢在護國公府耀武揚威,可見是受了他人指使,當下冷冷道:"這位郎將大人,不知如何稱呼?"

"我們大人姓顧"那顧郎將看到喬語嫣出來,沉默不,正在腦子里斟酌著怎麼回答,他身後一名士兵已經飛快的回答,他那模樣不知道多少的得意,討好的望著顧郎將,等著他的贊賞,但是卻換來顧郎將狠狠一剜,要你多嘴,滾一邊去,當即嚇的他縮縮脖子惶恐的退到後面,這下拍馬屁拍到馬腳上去了

"哦,顧郎將好大的官威啊,你當這里是什麼地方?竟然讓你的人橫沖直撞?這里可是先祖陛下敕造的護國公府我都不知道何時我們護國公府成了菜市場了,竟然讓人自出自入了,"喬語嫣聲音不高,但是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再這是後院,我記得我們大興有那麼一條,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搜查官家的後院,尤其是有著一品誥命夫人的院子,若是我們老太君出了什麼事,你擔當的起?"

不知道他們是否去了老太君的院子,不過身為一品誥命夫人的老太君正好做話題,不用,就太對不起這一品誥命了

"老太君的院子,本官當然不會派人去驚擾老太君,喬姐不要擔心還請喬姐不要妨礙我們辦事為好,再則,你這般阻攔我們進去搜查,不會是屋里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顧郎將意有所指的道,著還故意往喬語嫣的房里探頭探腦的望去,眼底詭異的寒芒閃爍

"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看顧郎將大人想我的閨房里藏了男人,或者窩藏了朝廷重犯?最好還是今晚要追捕的人,我的沒錯"喬語嫣譏諷一笑道

"本官可沒有這麼"聽出喬語嫣話里嘲諷的意思,顧郎將連忙反駁

"顧郎將大人是沒有那麼,不過大人已經這麼做了,你這般讓人隨意出入本姐的閨閣,不是企圖破壞本姐的清譽是什麼?"喬語嫣抿起一抹譏諷的微笑,冷冷道

"本官是奉旨辦事,怎麼會破壞喬姐的清譽呢?俗語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身正不怕影兒斜,喬姐若是行得正,站得正,別人如何破壞得了喬姐的清譽呢?本官看,喬姐還是不要故意攔阻本官了,也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讓我們進去搜查一番,讓我們好回去交差,喬姐也可以早點休息,喬姐你是不是呢?"顧郎將可沒有那麼好話,大有你不讓他進去,他誓不罷休的勢頭,罷他往後一揮手,一直跟著他沒有離開的士兵,就欲往正屋里沖

"顧郎將大人真的一定要進去?"喬語嫣身子一動往右一跨,一下子攔在房門口,那些士兵那里敢沖上前,紛紛轉頭看向顧郎將,等著他的指使

"喬姐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想抗旨不尊?"顧郎將眸色徒然一冷,如刀似劍的目光直射向喬語嫣,身上也彌漫出一股冷酷的殺氣

那殺氣直撲喬語嫣,只是喬語嫣紋風不動的站在那里,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女子不敢,只是顧郎將大人你可要想清楚了,進去搜查一番要是搜查不出什麼,你可有承擔的能力?女子身為八公主殿下的伴讀,若是連女子的閨閣也讓人隨意進出,女子的清譽如何能笨破壞女子的清譽事,連累了八公主殿下,那可是大事,再則女是皇後娘娘親自挑選出來的,若我的清譽被毀,成了不清不白之人,這是不是讓皇後娘娘成了識人不清之人?這對皇後娘娘的影響……"喬語嫣故意拉長聲音,那抑揚頓挫的聲音讓顧郎將大人心頭發怵,破壞喬語嫣清譽事,連累了皇後娘娘卻事大,這如何是好?

屋內的甯輕玥一直把外邊的一舉一動聽的清清楚楚,不由為喬語嫣的伶牙俐齒暗道一聲好,還真想不到她這麼能善道,並且還句句在理,讓人反駁不了

看到顧郎將大人躊躇不前的模樣,喬語嫣故意不屑道:"顧郎將大人你怎麼不進去了?里面不定就窩藏了你要尋找的重犯,你要是不進去,如何向上頭交差呢?"

她的話音剛落,剛剛還稱贊她的甯輕玥突突的眉頭直跳,她還真敢?要是這個顧郎將真的沖進來怎麼辦?難道還真的要他藏進水桶里?甯輕玥一臉無語的直搖頭

而外面的喬語嫣環顧四周一眼,提高聲音吩咐道,"你們好生聽著,好生檢查,好生看著,可不要讓本姐的閨閣多出些什麼不是屬于本姐的東西,也不要少了什麼,一針一線也不准多,一針一線也不准少,並且里面多的是禦賜之物,可不要損壞了,或者不見了,到時候聖上知道,你們就提頭面聖好了"

"是,奴婢知道了"青葉和青蔓等齊刷刷應道

"好了,你們進去好好搜查一番"著喬語嫣淡定從容的往旁邊一讓,讓出大門口,讓顧郎將帶人進去

只是她這麼施施然的一讓,反而讓顧郎將顧忌起來,他想到她是八公主殿下的伴讀,他要是真的搜查出什麼還好,要是什麼也搜查不出,讓她到八公主殿下面前一鬧,到時候就怕連皇後娘娘也驚動了,到時候他就真的吃不完兜著走了,顧郎將再三思考之後,最後決定還是不進去的好

在他們話的時候,那些搜查丫鬟和婆子屋子的士兵陸陸續續的都出來,紛紛搖了搖頭,表示沒有什麼收獲,他只得憤憤的帶人轉頭就要離開

"大人,既然喬姐讓我們進去,我們不如……"站在顧郎將身後一名士兵眉目一轉,一抹異光從眼底閃過,他瞟了下了簾幔的窗戶一眼,提議道

"滾"只是他的話還沒有完,就給老羞成怒的顧郎將借題發揮,狠狠地一腳踹向他,把他踹的在地上翻滾了兩圈,沾了滿頭滿臉滿身的泥土,狼狽不堪

那顧郎將踹完他之後,怒火稍稍平息,帶了人憤憤的出了院子,到其他院子搜查去了

喬語嫣看著他們全部撤出院子,才讓人把院子關上,上了門閂,她才帶了青葉進了屋里,門外留下青蔓守著,防止他人靠近

當喬語嫣進的屋里,驟然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進的屋里矗立在甯輕玥身後的逐月,神稍微一愕,他什麼時候進來的?難道是剛剛她在外面與顧郎將對抗的時候進來的?看來她的閨房還真的成了菜市了,出入自如了

不過他竟然不驚動他人的進來,為什麼不帶甯輕玥離開?不過外面四周都布滿巡城兵,逐月一個人不容易被人發現,帶著一個人就很難了

而青葉也被突然出現的逐月嚇得差點驚呼出來,好在她迅掩住嘴巴,沒讓驚呼溢了出來,只是她怨懟的瞪著逐月,怪他的突然出現

而逐月則回了她一個,真沒用的鄙視眼神,這樣就嚇到了,膽如鼠

他這鄙視的目光,頓時讓青葉火冒三丈,瞪著他的目光霎時火光四射,兩人就在那殺氣騰騰的對視,大眼瞪眼,誰也不讓誰,頓時噼里啪啦的火光閃過不停

看到這一幕,喬語嫣無語的看著屋頂,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玩?真是有什麼主子就有什麼下人

因為這個甯輕玥早就窩在一張軟榻上,悠閑的一邊品茶,一邊拿起一本她隨手擱在旁邊的書看了起來,那悠閑的模樣如同在自己家里一般,哪里有半點像被人追捕的模樣?

"欸,你們什麼時候走?不會是等到天亮?那個時候你們怎麼走的了?"喬語嫣看不過眼的走到甯輕玥的跟前,非常不客氣的踢了踢甯輕玥垂掛在軟榻前的修長長腿

"等,等到該走的時候,就走"甯輕玥根本沒看喬語嫣,一手拿著茶杯,一手拿著書,姿態悠閑的不得了,但是卻分離不差的躲過她那一踢

看到他看也不用看她就能躲過她那一腳,喬語嫣揚了揚眉梢,一抹興趣浮現在眼里,心里面學武的念頭深了,就在這個時候,窗外傳來一聲蟈蟈叫聲,聞聲甯輕玥放下茶杯和書,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