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自以為是
"的是奉了開國公府的管家的命令,叫我們隨意找一個地方放火,只要做好這事就給我們五十兩,我們什麼也不知道啊,求大人饒命"他惶恐的邊邊求饒,那身子抖如篩糠,卻字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再則他的眼底半點害怕的影子也沒有,反而很狡猾的向旁邊使了一個眼色,旁邊那人立即高舉雙手的痛呼,好像受了多大的冤枉,卻沒有地方申訴般

"大人饒命,我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不知道會有刺客啊,我們怎麼會做通番賣國這大逆不道之事呢?我們都是受人蒙蔽啊,大人英明,請為我們做主"

他那樸實激憤的臉,真有那麼一點他是無辜,毫不知,受了冤枉,被人蒙騙的意思

卻偏偏把重點放到通番賣國上,並且申明他們是無辜的,把髒水潑到開國公府上,好一招借刀殺人

喬語嫣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不過很快消失

除了年紀尚的喬語瑤和來回看著甯王和六皇子眼珠也不眨的喬語蘭,圍觀的眾人都明白那話里的意思,頓時倒抽一口冷氣,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月心悠,月怡悠是臉色巨變,月千尋皺著眉,臉色沉重,月千凡憤怒的咬著牙,拳頭握緊,喬浩然面露擔心,一眾侍衛也都擔心的皺眉

喬語嫣在那麼一霎那驚駭之外,迅冷靜下來,她低聲詢問月千尋"千尋表哥,府里的管家可信?"

"可信,他是家生子,他父親是跟隨爺爺南征北戰,出生入死的親兵,退伍後在府里當管家,他自跟隨我的父親,忠心耿耿,老管家去了之後,他接任,他絕對不會背叛我父親的"月千尋肯定的點頭,飛快的解釋

"那快點派人過去看看他的家人,兄弟是否被人抓起來要挾與他,還有派人保護他,不要讓人……"喬語嫣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來個畏罪自殺,死無對證"

希望趕得及,要是給人殺人滅口,先一步布置成畏罪自殺的模樣,那就麻煩了

想到這里喬語嫣也不由的皺緊眉頭,臉色沉重

而月千尋則如被一盆冷水兜頭澆醒,驀地驚醒,該派什麼人去呢?

只是現在他要是派人離開,要不動聲色非常之難,因為他想到,從他們被算計開始,他們開國公府的人一定被人監視起來了,要是被他們察覺他派人離開,那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肯定會被人懷疑他派人回去通風報信的

"可有信物"就在月千尋猶豫人選的時候,喬語嫣好像也想到現在開國公府的人一個也不能離開,否則被追究起來,可就真的麻煩了,"我讓江楓去,他不會引人注意"

他們護國公府的人諒他們也不敢盤查和扣留

月千尋心頭一喜,不由的佩服起冷靜的喬語嫣,這個時候竟然還能面面俱到,深思熟慮,比他這個自在軍中曆練的還有沉著穩重,他想歸想,佩服歸佩服,但是手不停,在腰間扯下一塊似木非木的牌子,遞給喬語嫣,飛快的交代

"這是我的令牌,可以調動府里的護衛,他們都會聽江楓的吩咐的"只要他的令牌出現在府里,而人沒到,父親和老太君一定想到有事發生了,希望還來得及

他們兩聲的交流,別人沒有注意,但是喬浩然和月千凡卻聽得清清楚楚,喬浩然連忙使了眼色給江楓,讓他待命,江楓嚴肅的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而喬語嫣則扯了扯月千凡的手臂"快點鬧出點動靜"

"什麼?"月千凡一時沒有醒悟,一頭霧水

笨喬語嫣心語道,她從牙縫里擠出兩個字"申辯"著用力把月千凡推了出去

被她那麼用力一推,月千凡一個趔趄沖了出去,當他沖到京府尹孫大人面前,站在那兩名縱火犯的旁邊的時候,他已經醒悟過來,他向京府尹孫大人,深深地鞠了一個躬,正氣凜然地大聲道

"開國公府嫡次子月千凡見過大人,大人我們開國公府世代忠良,一心為國,現在遭受他們誣告,請大人為我們做主你們快從實招來,受了何人指使,來汙蔑陷害對皇上,對朝廷都忠心耿耿的開國公府,你要知道誣告陷害忠良可是要殺頭的"

那兩個人聽了月千凡的話之後,表現的加畏懼,身子抖的加厲害,連頭也不敢抬,好像很畏懼害怕月千凡的模樣,令人確信他是害怕月千凡殺人滅口了

當下自以為是的大皇子諸葛泱威風凜凜的站前一步,沖著月千凡呵斥,"你這是想威脅證人嗎?還是想殺人滅口?難道你們開國公府真的做了什麼不軌之事?"

而江楓則趁著眾人都被月千凡引開的時候,悄然無聲的從後面離開,直奔開國公府而去

唯有甯王甯輕玥不動聲色的瞟了遠去的江楓一眼,背負在身後的右手比了一個手勢,站在他後天的追風也不動聲色的離開,往江楓離開的方向而去

聽了大皇子諸葛泱那番沒有根據,卻隨意猜測,妄下定論的論後,喬語嫣火氣直往上冒,果然是一個自以為是的蠢豬,怪不得被諸葛煜當槍使

她推開護在她身前的喬浩然,喬浩然抓著她的手腕,不贊同的搖頭,要她稍安勿躁,但是喬語嫣安撫的拍拍他的手,表示自己知道在干什麼,她大步走了出來,站到月千凡的身邊,屈膝行禮,面無懼色的與大皇子對面而立

"護國公府嫡女喬氏見過大人,見過兩位殿下,見過甯王爺女有一事不明白,想請教大殿下,請大殿下一解女疑云"

"你"聽這護國公府的嫡大姐是一位難得的大美人,現在只看她這對剪剪秋水般的眸子,還有這通身的氣派,他就覺得傳非虛了,真希望有辛目睹她的芳容,當下他直直的盯著喬語嫣,恨不得把她臉上的紗巾扯下,好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