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泣血重生
大興,建元三十五年十月初一賢王府

漆黑的天幕不見半點星辰,烏云在天際翻滾,北風呼嘯悲嚎,如同受傷的野獸在嘶吼,翻滾的烏云幾乎要從天際俯沖而下,霎時飛沙走石,睜眼如盲,伸手不見五指

就在這時從賢王府後院一處僻靜的暗室里,傳出一道聲嘶力竭的怒喝

"喬語萱你這個賤人為什麼要這般對我?你不是人"

暗室里中央潮濕冰冷的地板上伏趴著一名身穿中衣的年輕女子,身上中衣血跡斑斑,可以清楚的看到上頭那一條條的鞭痕,就連那張***的臉龐也被甩了一鞭,恐怖的血痕橫跨整個右臉,與完美的左邊一比顯得恐怖驚心,此刻那女子被兩名膊粗身壯的婆子死死壓住,但是她依然倔強的抬起頭,沖著對面坐在鋪著軟墊的木圈椅里的一名裝扮的雍容華貴的美貌女子怒吼

這名裝扮雍容華貴的女子就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喬語萱,也就是護國公府的二姐,同時是賢王爺的側妃而她這個護國公的嫡大姐——喬語嫣,卻淪為階下囚

"呵呵,我王妃姐姐,噢,不對,你看我這記性……"喬語萱歪著頭用戴著鑲崁藍寶石的護甲的右手輕敲了敲腦門,裝出一時失憶遺忘的表,但是實際上臉上和眸子里顯示出來的都是譏諷和嘲弄,她繼續嬌滴滴的道"我怎麼忘記王妃姐姐今天一早被王爺抓*在床,以杏出牆的罪名被掃地出門了呢,你現在已經不是高高在上的王妃了……"

她故意拖長語調的道,而她還故意在'抓*在床’和'杏出牆’上加重語氣好像在提醒什麼般

"喬語萱你這個賤人為什麼要陷害我?你不是人,枉我視你如親妹妹,對你百般禮讓,對你照顧有加,你竟然這般待我,你不得好死"一想到早上那一幕,想到王爺根本連解釋的機會也不給她,就給她休書,喬語嫣就恨不得吃喬語萱的肉,喝她的血,她眼神冷冽如刀的剜向喬語萱,恨不得在她玲瓏有致的身上剜上幾個洞

"對我百般禮讓?對我照顧有加?我呸"聽到喬語嫣的話,喬語萱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那張柔美的臉陡地變的猙獰起來,她一步一個腳印的踱到喬語嫣的面前,陰深如毒蛇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著喬語嫣,驀地她伸出右手用力的抓住喬語嫣的下巴,大拇指和食指在喬語嫣的兩頰留下兩個深深的凹痕,她微微俯首,居高臨下,陰深深的宛如俯視螻蟻般直盯著喬語嫣的眸子,咬牙切齒的蹦出一段話

"你要是真的對我百般禮讓,為什麼搶了他之後,還要搶我王妃的位置?對我照顧有加?就是給我一個側妃位置嗎?我呸原本王妃之位是我的,就是因為你是護國公府的大姐,我就要把王妃之位雙手奉上?你知道我有多恨嗎?我恨你的假惺惺,明明就不是真心喜歡我,還要在人前裝出一副大度賢良淑德的模樣明明在心里看不起我,還要裝一副兄友弟恭相親相愛的好姐姐模樣,我看著就想吐……"

一想到喬語嫣不管任何時候,都是一副大家閨秀,優越在上的姿態,她就恨不得立即撕了她,這麼一想喬語萱立即狠狠的一甩手,把喬語嫣甩開,要不是有兩名婆子抓住喬語嫣,喬語嫣一定被她摔到一邊去,喬語萱居高臨下的俯視喬語嫣繼續道"你知道他被王爺抓住之後怎麼樣了嗎?"

"賤人你把墨公子怎麼樣了?你為什麼連他也不放過,你不是一直都喜歡墨公子的嗎?你怎麼要陷害他?你不是人"一想到今天一早被一同抓住的那名溫潤如玉的墨公子,喬語嫣就不由的眼眶發,對于始作俑者喬語萱,她恨不得把她活剝生吞

當初她就不應該心軟讓父親把趙姨娘扶正,讓她這個庶妹妹喬語萱得以嫡次女的身份嫁入賢親王府成為側妃,讓她有機會陷害她,陷害墨公子,她真該死

"是,我是喜歡他,但是他呢?他只喜歡你這個賤人,對我不屑一顧,把我踩得連地上的泥土也不如……"到後頭喬語萱變得聲嘶力歇,聲音也變得尖銳"對你卻始終如一,把你捧到天上去,至死也不肯松口,至死也不肯低頭,至死也不肯一句求饒的話,他要是肯……我定……"到這里喬語萱好像想到什麼,神驀地一暗,神色有那麼一霎那的萎靡,不過瞬間又恢複猙獰的神"既然他不識好歹,我就送他一程,呵呵……你知道我怎麼送他一程的嗎?"她雖然笑著,但是那聲音陰森恐怖,仿佛來自幽冥鬼府,令人聞之膽戰心驚

喬語萱的話讓喬語嫣心陡地一震,心里蔓延出一陣驚怵,身子也不由的抖了抖,她驚恐的想後退,但是被兩名婆子死死壓制住,一動也不能動,而喬語萱陰森恐怖的聲音一字一字的敲打在她的心里面,如烙印般,至死不滅

"我讓人用最鋒利的刀,從他的腳開始割,一片片的把他的肉割下來喂狗,你知道嗎?足足割了一千刀,一千刀啊,我倒要看看一千刀以後,這個天下第一公子還能不能繼續保持天下第一公子的名號,哈哈……"

著著喬語萱忽地仰天大笑起來,狀如瘋狂,使得站在她身旁侍候的嬤嬤也不由的縮了縮脖子,神色驚恐的低下頭,壯實的身子也像蝦子一般弓著,恨不得在喬語萱的面前隱身

就連一直在暗室行刑的婆子也被喬語嫣的神嚇到了,她們驚恐的偷看一138看書網的低下頭去,規規矩矩的站著一動也不敢動

"你……你瘋了,你瘋了,我要告訴王爺去,都是你陷害我的,我和墨公子是清白的,王爺王爺救命啊……"被喬語萱瘋狂的模樣嚇到,喬語嫣奮力掙紮,一個用力竟然給她掙脫那兩名婆子的挾制,她連爬帶滾的奔向大門

只是喬語嫣才剛爬起來,還沒有來得及奔出去,就被138看書網的喬語萱一把扯住披散在身後的長發,喬語萱狠狠地一扯,把喬語嫣扯了回來"你大聲叫啊?叫破天也沒用,王爺一早就進宮了,噢,我忘記告訴你了,因為有你的出謀劃策,皇上已經下了詔書,立我們王爺為太子,只等皇上駕崩,我們王爺就可以登基,以後我就是皇後了,哈哈……"

喬語嫣收勢不及被扯的整個人往後仰倒,喬語萱微微垂下頭,由上至下的俯覽喬語嫣,正好看到喬語嫣完美的左臉,就算現在這個狼狽不堪的時候,依稀還能看出她之前絕世傾城的容顏

看到這里喬語萱眼眸驟眯,一抹陰鷙暴戾急從眼底閃過,她的神瞬間變的猙獰起來,她右手高舉狠狠地揮了下去,無名指和指上的護甲從喬語嫣完好的左臉上劃過

頓時血肉翻飛,豔刺目的鮮血蜿蜒而下,一滴滴的順著下巴滴落,而喬語嫣慘呼一聲後暈死過去

看到喬語嫣宛如一條死狗一般伏趴在地上,喬語萱心中的恨意卻半點不減,她一甩子,再次坐回椅子上,冷峻的一揮手"潑醒她"

那兩名被暴戾的喬語萱嚇破膽子的婆子半點不敢怠慢,立即提來一盆冷水,兜頭兜臉的潑向暈死過去的喬語嫣

喬語嫣被冷水一潑,在傷口的刺激下悠悠轉醒,沖著喬語萱厲聲罵道"喬語萱你這個賤人,你不得好死有種的你就殺了我,不要叫我逮到機會,我定十倍償還"

"哈哈……十倍償還?那就要看看你能不能熬過去,來人,給她上拶指"聞喬語萱眼底的暴戾濃了,她張狂若瘋的狂笑,接著陰狠的吩咐道,她倒要看看她有沒有命要她十倍償還

一名婆子快步從牆壁上取下拶夾,套在喬語嫣***修長的玉指上,兩外兩名壯實的婆子各抓住一頭繩子用力收緊,隨著她們用力,一陣咔嚓咔嚓是聲音響起,喬語嫣***纖細的手指斷了,喬語嫣痛的再次暈死過去

"再潑醒"

"上老虎凳"

很快喬語嫣被筆直的綁在老虎凳上,當在她的腳下墊到第三塊磚頭的時候,她已經疼的大汗淋漓,慘白的唇瓣被她咬的千瘡萬孔,鮮血淋淋

當墊到第五塊磚頭的時候,她的膝關節完全脫臼,人也昏厥過去

"潑醒"

"抬釘床"

釘床長五尺,寬兩尺,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滿針尖般大的釘子,刺入人體不會造成大出血,只會留下的點,但是那個痛苦不是任何人都受的了的

站在喬語萱身旁侍候的秦嬤嬤有點不忍心的看了悠悠轉醒的喬語嫣一眼,支吾的喚了一句"側妃娘娘,這……"

聞正低頭好像在欣賞她無名指和指上鑲崁藍寶石的護甲的喬語萱倏地抬起頭,陰森森的瞟了秦嬤嬤一眼

頓時嚇得秦嬤嬤微不可見的縮了縮脖子,硬著頭皮頂著喬語萱陰森森的目光回頭大手一揮"抬上去"

行刑的兩名婆子聞蹬蹬的抬起喬語嫣放釘床上,還很配合的用力推著喬語嫣在釘床上翻滾,頓時喬語嫣淒厲的慘叫響徹云霄

就在這個時候,天際濃密的烏云,突然激烈的翻滾起來,鋪天蓋地的的壓向地面,烏云間銀光閃爍,緊接著驚天動地的響雷直劈下來

"碰"的一聲巨響,院中一株大樹被劈開,焦黑一片,屋里的人被這一聲巨響嚇得瑟瑟發抖,一個不留神被喬語嫣掙脫開來

喬語嫣披頭散發滿臉血跡的直撞向牆壁"喬語萱,諸葛煜你們聽著,你們欠我的,我喬語嫣在此對天發誓,生生世世勢要討回,決不饒恕"

霎時外頭狂風突然平地而起,院中樹枝被吹的獵獵作響,銀色的凶龍在烏云中張牙舞爪,好似欲破云飛騰而出,而喬語嫣的話卻如同詛咒在整個王府上空清晰可聞經久不散,懾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