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節操君又碎了
璃月走到一旁的台階上坐了下來,宗政子默快步上前本意是坐在璃月的身側,可是一旁的禦林軍頓時圍了上去,個個都是兵器出鞘,寒光乍現!

禦林軍臉上閃爍著不容商量的堅定,再往前一步,就是聽風閣的界線了,他們可不想像那一百多禦林軍一樣,人頭落地.

"吧,你能創造出什麼價值."

宗政子默抬手收了收長長的口,神色無比認真的道:"我拿一文錢去四彙坊,一個時辰,可以贏個十兩銀子,從你拿走我那一文錢開始一直到今天,除本皇子一個每天休息四個時辰,護膚兩個時辰,吃飯一天加起來一個時辰,剩下的全都在四彙坊的話,總共能創造的價值是:九萬一千二百二十六兩."

九萬一千二百二十六兩!一文錢創造出來的價值.靠!這也太不要臉了吧.一旁的禦林軍個個臉上都是鄙夷的神色.

"你確定,你是百賭百贏?"璃月挑眉問道,真是沒有最不要臉的,只有更不要臉的,這人的節操早就碎了一地,被哪個踩了狗屎的人踩到粘走了.

"絕無虛假."

"搖篩子,比大可賭過?"

切,三歲就會了!宗政子默眉宇之間盡是得意之色,"這個,可是本皇子的拿手好戲."

璃月淡笑,轉身朝一旁的禦林軍道:"去准備篩盅."

禦林軍立即領命而去,在兩個值夜太監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了回來,巴巴的獻寶似的交到璃月的手上.

"一睹定輸贏,我賭九萬一千二百二十六兩."

宗政子默微愣,這個女人,怎麼就那麼彪悍!九萬多兩啊,的眉頭都不皺一下,不由得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璃月,他是不是走神了,這是個女人嗎?啊?是女人嗎?

不禁補充道:"你若輸了,便是十八萬兩千四百五十二兩."

璃月面色如常,淡淡的吐出一個字"好!"

靠,這不是女人,這是個純爺們兒啊!

"你先來."璃月笑著將骰盅交到宗政子默的手中.

來就來,宗政子默拿在手中,輕輕搖了兩下,滿意的罩在自己的手心,揭開骰盅,五六六.

完了,禦林軍心中驚呆了,璃月卻笑了,那種胸有成竹的笑意緩緩在唇角擴散.

宗政子默著璃月臉上的笑容,突然感覺有一種被算計了的感覺,他明明可以搖到三個六的,可是他卻故意的搖少了一點,可是現在,他卻後悔了.

璃月側耳聆聽,微晃一下,放在手中,揭開骰盅,三個六!禦林軍忍不住倒抽一口氣,這兩個都是什麼人啊!就憑這賭技,這是要發啊!

宗政子默腸子都悔青了.

"四皇子,你賭的是點數,而璃月賭的卻是心."這,真的只是謀略而已.

四皇子微頓,臉色有些僵硬,這是他的人生有使以來,輸的最慘的一次,可謂潰不成軍!因為,人家賭的跟本就不是錢,也不是點數,而是從一開始,就把一切都算計好了,連同他的人,他自大輕敵的心也一同算計進去.

"九萬一千二百二十六兩,還請四皇子代我家王爺捐到災區,沿著逃荒的路線設立落腳點,粥鋪.也算是我家王爺的一點綿薄之力."

還有後招!知不知什麼叫願賭服輸?只不知道什麼叫偷雞不成蝕把米?知不知道,什麼叫給別人繡嫁衣?!四皇子今天晚算是全嘗到了,這滋味,真TM不好受.

"四皇子,不送."

著那個桀驁的背影,四皇子揮離去,上官璃月,本皇子和你耗上了,咱們,來日方長!

聽風閣內傳來一絲異動,璃月翻身而起,只見阿蒙輕巧的身子剛剛落地,暗中,璃月淡然一笑,想較第一次見到阿蒙的時候,他的功夫又增進了不.

"姐,圖弄到手了."

璃月緩步來到案前,接住阿蒙遞上來的大夏帝都的地圖,一邊著,一邊在上面圈圈點點的做了許多標注,一柱香的時間不到,整個圖上已經畫的密密麻麻了,阿蒙著那張已經面目全非的圖一陣頭暈.

素手揚起那張圖,輕輕的放到燭火之上,火舌瞬間吞沒了手上的那張圖,只留下一道輕煙.

"姐!"阿蒙心疼的要死,這可是他費了多大的功夫才弄清楚的.

"這些東西,已經全都記在我的腦海里了."璃月淡笑一下回應,火光的殘余照在那張精致的臉上,平添幾分讓人驚心的妖冶.

"云中客的事怎麼樣?"

"接到幾單,都是生意."

璃月著阿蒙有些頹喪的模樣,淡然一笑,"靜待時機."

阿蒙借著夜色退了出去,璃月站在窗前,目光熾熱的著帝都皇城的正中方位,大夏朝帝王的寢宮,夏涼宮.棋譜,極有可能藏在夏涼宮內.

宗政無憂遠遠的著昏暗的聽風閣,正殿內一燈如豆,燭光隨風搖曳,這麼晚了,她還未睡?

"王爺,可以回府了."冷夜站在一側聲提醒.

宗政無憂眸色微暗,緩步向前走去.

"王爺,王妃正在靜思,您不能夜宿後宮啊!"冷夜攔住宗政無憂的去路.

宗政無憂掃了一眼冷夜,冷夜萬分糾結的退到一旁,著那個漸漸朝內聽閣而去的身影,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緩步進入內室,只見那道身影還立在窗側,從背後將璃月環在懷中.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回府?"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

璃月側目,兩人相視一笑,宗政無憂轉過璃月的身子,將她緊緊的摟在懷里.

感覺到宗政無憂的溫暖,璃月伸出一只手探入宗政無憂的衣內,不安份的上下游移.宗政無憂握住那只到處點火的手邪魅一笑.

"愛妃,為夫的已經被你吃干抹淨,這一輩子,你都要對為夫的負責了."

一輩子?呵!真夠長的!

宗政無憂無視璃月眼中的帶著一絲嘲諷的笑,複而又道,"這一輩子,咱們,生死相依可好?"

咱們,生死相依可好?

不清楚心里的這種滋味,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璃月的心跳真的漏了一拍,就在她還在呆滯的時候,那癡纏的吻占據了她所有的思緒……

下一章的尺度,取決于親們的熱,潛水的親都到留區換口氣吧~某憐邪惡的笑,邪惡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