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有何高解
風天澤才剛命令宮女到裁衣房給月聽靈拿幾套新衣服,誰知沒多久,宮里的娘娘們立刻差人送來很多衣服,不僅是衣服,就連首飾也有,差點把整個屋子都堆滿了.

看著眼前像山一樣的衣服,首飾,月聽靈傻眼了,感歎道:"我的天啊,這宮里頭的娘娘也太有錢了吧,出手怎麼大方,單單是一把金簪子就夠一個窮苦人家過上一年的日子,真是太奢侈了."

"你喜歡這些東西嗎?"風天澤面無表的問,沒把這些東西放在眼里.

"喜歡怎麼樣,不喜歡又怎麼樣呢?"她無所謂的反問,對于這些東西沒多大感覺.

"喜歡你就留下,不喜歡就全部退回去."

"干嘛要退回去?退回去還不如拿去給外面那些吃不飽,穿不暖的人,拿去幫助那些沒錢上學堂的孩子們,豈不是更好?你別看著皇宮里的人都衣食無缺,其實外面經常有人吃不飽,甚至是餓死的呢!"

"你……"他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眼里盡是驚訝.

這等憂國憂民之事,該是皇上和朝中大臣該做的事,然而這些人每天就想著過自己的太平日子,對于百姓的疾苦視如無睹,當然,他也不例外,因為他從不在乎別人的死活,更別是去在乎別人的日子過得怎麼樣?

但是她,一個渺嬌弱的女人,卻心系著老百姓,這樣的女子,世間恐怕沒幾個.

"你不要用那種驚訝的眼神看著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俗話得好,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如果我收下了這些東西,以後在那些娘娘面前話就得軟上幾分,做事就得短幾寸,你是不是這樣想的呢?"她把玩著手里的珍珠項鏈,臉上掛著一抹壞笑.

風天澤眼尖的看出了她的壞笑,知道她又在玩心思,"是的,我是怎麼認為,不知道我們月大姐有何高解嗎?"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也是有講究的,我可是什麼事都沒做,什麼話都沒,她們就往我這里送禮,那就是無名式,一種沒有名頭的送禮方式,這種禮可以考慮考慮收下.再看看對方的出身,都是娘娘,有錢有勢,可想而知,她們不缺錢,如果我把禮全部都退了回去,只怕以後見面會尷尬的,搞不好有些娘娘會誤以為我瞧不起她們,所以把禮給退回去.與其怎麼麻煩,還不如全部收下,拿出去幫助窮苦的人,豈不是更好嗎?我們換個角度來理解這件事,就是把閑置不用的東西,搬到需要的地方去,反正都是天下老百姓的錢,到誰的口袋里都一樣,對吧."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的話居然被你解釋成這樣?"聽了她的這番話,他對'吃人嘴軟,拿人手短’這句話又有了新的見地,原來還可以怎麼解釋.

"你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她精明的問,挑眉的看著他.

"當然是在誇你,那以後只要有人送禮,你都會收下,是不是?"

"看況,如果會有大麻煩的話,不收;不義之財,不收,死人之財,不收;害人之財,不收."

"看來你還挺明辨是非的,沒有被金錢所腐蝕."

"錢這個東西對我來夠用就好,不在于多.那你呢,你對金錢的看法是什麼?"

"我……"

就在風天澤想要的時候,一個太監走了進來,恭敬道:"啟稟王爺,王妃,菊妃娘娘求見."

"都已經怎麼晚,我都快要睡覺了,這個菊妃娘娘還來干什麼,難道也是來送禮的嗎?"月聽靈猜測著,想起今天在禦膳房的時候那個禦廚害怕的樣子,所以對這個菊妃的印象不太好.

禦廚嚇成這樣,那表示這個菊妃跟那個香妃差不多吧.

"回王妃的話,菊妃娘娘帶來了好幾個大箱子,如您所,像是來送禮的."太監解釋道.

"既然是來送禮的,那就讓她進來吧."

"是."

風天澤一直都沒有話,太監走了之後,帶著排斥,面無表的道:"靈兒,這個時候我不喜歡見外人,你到前廳去見菊妃吧."

"我知道,你亥時就要睡覺,現在已經差不多是亥時了,我自己去見菊妃就好,等會再點禮物回來,我走咯,嘻嘻!"月聽靈輕快的跑出房門,往前廳奔去.

看著她在黑夜中消失的背影,他無奈的搖搖頭,原本這個時候已經就寢,但因為她不在,沒心思睡覺,所以決定等她回來.

其他妃子都是白天送禮,為什麼菊妃卻在晚上才來送禮,白天她干什麼去了?風風風吧.

後宮里的妃子都清閑得無聊,今天送禮是大事,很多妃子聽風立刻趕來,唯獨少了菊妃,按理她應該早就來送禮才對,卻到晚上才來,有何目的?

風天澤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有些擔心,于是也走出了房門,打算暗中盯著,以防止萬一.

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的女人.

月聽靈不知道風天澤在暗中跟著她,所以直接走進了大廳,此時菊妃已經在廳里坐著等候,一看到人來,立刻起身迎接,話客氣熱絡,"南明王妃,真是對不住,今個有點事耽擱了,所以到現在才來看你,你可別生氣哦."

"菊妃娘娘這話真是折煞我了,應該是我去看菊妃娘娘才對."月聽靈機靈的把話擋回去,沒有半點破綻,而且還稍微的觀察了一下菊妃,發現她的脖子下面隱隱約約的有一些吻痕,很新鮮,看得出來是剛弄不久.

難道菊妃剛才跟皇上劇烈運動了一番嗎?

瞧她,想哪里去了,這種事有什麼好稀奇的,菊妃又不是黃花大閨女,身上有點吻痕很正常好不好?

"南明王妃果真是與眾不同,今個你第一次在宮里來住,本宮該盡地主之誼,好好的款待才對,卻不料有事未能及時款待,為了表示歉意,特地備了幾分薄利,以表歉意."菊妃指著地上的幾個箱子.

太監把箱子打開.

一共有五個箱子,兩箱子是衣服,兩箱子是金銀首飾,一箱子是黃金,數目多得嚇人.

月聽靈看得傻眼了,想不到一個妃子居然能拿出怎麼多的東西出來,她白天收到的禮物全部加起來都沒這里的多.

這個菊妃不簡單啊!

菊妃看到月聽靈的反應如此震驚,以為她被這些琳琅滿目的東西給吸引了,于是闊綽道:"南明王妃要是喜歡這些,本宮還有很多,若是你不嫌棄,我們可以姐妹相稱呼."

"這似乎不太好吧,你是皇妃,和我姐妹相稱豈不是委屈了."

"本宮一點都不覺得委屈,倒是妹妹別嫌棄我才好.這天色也不早了,想必妹妹要安歇了吧,那我就不打擾了,往後還有相見的日子,我們再好好聊."沒等對方同意,菊妃已經以姐妹相稱,完就帶著自己的人離開,臉上一直掛著友好的笑容.uuui.

就因為太過于友好,月聽靈才覺得渾身不自然,總覺得對方不安好意,有點想把禮物給退回去.

可是人已經走遠,她想退都沒得退了,只好無奈的收下.

收下菊妃送的禮物,是好還是不好呢?

菊妃離開之後,風天澤立刻現身,走進大廳里,看著眼前的五箱厚禮,深感懷疑,"一個皇妃,居然有如此財力,實在令人費解?"

"風,你不是在房間里睡覺嗎,怎麼也跑出來了?"月聽靈看到他,有些驚訝.

"我不放心,所以跟來看看.靈兒,這些東西來路不明,你還是心點處理吧."他提醒道,對于這個菊妃的懷疑越來越大.

宮里的妃子就算再有財勢,也不可能雄厚到這個地步.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搞不好是皇上賞賜的呢!"她沒多在意這個,總之收下了就勇敢的去面對.

"皇上一向提倡勤儉節約,對後宮的賞賜從來不會太多,菊妃背後肯定有人,只是不知是何人?縱觀朝野上下,能有如此財力之人,少之又少,難道是民間之士?"

到底是誰,有如此財力?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想吧,想太多了也沒用,這禮呢我已經收下了,如果真的惹上什麼麻煩,你會幫我解決的吧,嘻嘻!"她嘻嘻的笑著,不想去搞太多煩惱的事.

她相信,不管是什麼麻煩,這個牛鬼蛇神都怕的南冥王一定能解決.

"你是吃定我了,對吧."他捏著她的臉,寵笑道.

"對啊,我吃定了你,那你讓不讓我吃?"

"那就看你有沒有怎麼大的胃口?"

"有,我的胃口可大了,可以把整頭牛吃了."

風天澤對她幽默可愛的樣子甚是喜歡,不過此時已經太晚,不想影響她的休息,于是認真道:"好了,既然收下了就收下了吧,天色不早了,我們回去睡覺吧."

"什麼……睡……睡覺?"月聽靈聽到這個詞,立刻無限遐想,害羞得臉了.

難道他想和她圓房了嗎?

親們,今天還有一更,但要到晚上咯,嘻嘻……求推薦票啦,求月票啦,依依加更了,親們就多多支持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