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一出好戲
禦膳房里的人,個個都知道月聽靈的身份,聽到宮女這樣跟她話,都不吭聲,讓她繼續囂張,好借助南冥王之手,教訓教訓這個平日里仗勢欺人的宮女.

月聽靈看到這個囂張的宮女,想到了明玉,有點看不過這類人的仗勢欺人,于是把話給頂了回去,"我當然知道你是誰,你只是皇宮里某個主人養的一條狗罷了,而且是一條喜歡仗勢欺人的狗.妹妹,聽姐姐一句話,這皇宮可不是你家,還是好好做人吧,等哪一天你要是落魄了,還能有幾個朋友,不然全都是敵人."

"我可是香妃娘娘身邊最得意的宮女,娘娘少不了我,現在香妃娘娘正得皇寵,連皇後都要敬讓三分.上頭有人給我撐著,只有別人求我,沒有我求別人."宮女得很自傲,把自己得比天還大.

"花無百日,這句話的意思你應該知道吧.皇宮里的妃子怎麼多,過十天又到了選秀,萬一哪天香妃娘娘失寵了,那誰給你撐著呢!"

"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詛咒香妃娘娘,活膩了嗎?我今天就替香妃娘娘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膽大妄為之人."宮女氣急敗壞,伸手扇了一巴掌下去,不過手在半空中被人給截住,沒能打下去,氣得她大吼,"放開,惹到我,我讓你好看."

月聽靈可不會白白挨打,在宮女的手掌還沒打下來之前,快速的掐著她的手腕,阻止她那巴掌打下來,不屑的嘲諷道:"你只不過是一個宮女而已,憑什麼替香妃娘娘教訓人,誰給你這個權力了?"

"好疼……放開我……"

這個女人看起來挺嬌的,沒想到力道怎麼大,居然能把她的手腕掐得那麼疼,讓她連動都動不了.

"回去把你主子叫來收拾我吧."月聽靈陰冷一笑,松開手,將宮女給放了.

宮女揉揉被掐的手腕,惡狠狠的瞪著她,犀利道:"有種你就在這里等著."

"你放心,我還要在禦膳房里吃好吃的,暫時不會走,你回去搬救兵吧,我等著你."usan.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囂張,哼."宮女怒氣沖沖的跑出了禦膳房,明眼的人都看得出來她是去找香妃娘娘求助.

宮女走了之後,燉湯的禦廚立刻下跪道謝,"多謝南明王妃的救命之恩,您是的的再生父母,的給您磕頭了."

"快點起來,沒那麼嚴重,我只是在事實而已,快點起來吧."月聽靈有點招架不住這樣的跪謝,趕緊叫他起來.

然而禦廚就是不起來,憂傷道:"王妃,您今日為的得罪了香妃娘娘身邊的宮女,恐怕是要惹上大麻煩了.那個宮女叫桃,是香妃娘娘最疼愛的宮女,香妃娘娘正得皇寵,要是桃添油加醋的亂,您只怕要被罰了."

"你放心,我就在這里等著香妃娘娘,等會給你們看一出好戲,保准以後那個桃不敢再欺負你們.好了,你們快點忙自己的事吧,誰如果有空就做自己最拿手的好菜,我等著吃呢!"月聽靈一點都不害怕,此時此刻還有心吃美食.

禦膳房里的所有禦廚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這個南明王妃在謀算著什麼,不過既然她已經發話了,他們只好努力做事.

"王妃,這是剛熬好的人參烏雞湯,里面加了十幾種藥材,是上等佳品,比剛才香妃娘娘那盅美容養顏湯更好,這是的祖傳的秘方,剛才王妃您救了的一命,的沒什麼好報答的,就以這盅湯答謝王妃,希望王妃不要嫌棄."

"既然有怎麼好的東西,你剛才為什麼不拿出來應急呢?"

"實不相瞞,這盅湯原本的偷偷燉的,准備給的心上人送去,今個遇到了王妃,就當是謝禮吧."

"既然這個你心上人的東西,那我喝了豈不是沒有了.你還是留著送給你的心上人吧,你有這份知恩圖報的心思就夠了,我喝其他的.有沒有蘑菇湯啊,我想喝蘑菇."

"有,有,這個就是."

"那我就不客氣了,謝謝!"

月聽靈為人和善,很快就贏得了禦膳房里的人的好感,所有的人不像剛才那麼拘謹,輕松了許多,認真的干自己的活.

原以為南明王妃會和皇宮里其他妃子一樣,心高氣傲,以權壓人,沒想到卻是如此的隨和,很會替別人著想,不會因為你是個下人就刁難你.

或許這就是她為什麼能和南冥王相處洽然的原因吧.

過了一段時間,剛安靜了一會的禦膳房又熱鬧了起來,香妃娘娘帶著人,氣勢洶洶的沖進禦膳房,憤怒的質問:"到底是誰,連本宮的人都敢欺負?"

沒等大家回答,桃卻先站了出來,指著正在一旁端碟子吃美食的月聽靈,凶狠的道:"香妃娘娘,就是她,這個女人根本不把您放在眼里,還詛咒您失寵."

月聽靈繼續吃,根本不管桃的指控.

然而就在桃以為香妃會為她出頭的時候,事卻來了一個大逆轉.

香妃一見到月聽靈,立刻換了臉色,和顏悅色的打招呼,"喲,原來是南明王妃啊,本宮道是誰呢!本宮身邊的婢女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你,還請你多多原諒."

"什麼,她,她是南明王妃……"桃驚訝萬分,瞪大眼睛看著依然還在吃東西的人,嚇得兩腳發軟.

天啊,她誰不好得罪,偏偏去得罪南明王妃,這下可死定了.

"桃,你平日里對一些宮女太監指氣也就罷了,看到這等尊貴的人,難道你還敢放肆嗎?"香妃嚴厲的訓斥桃,不過卻是有勢無氣,顯然沒在生桃的氣,只是在做做樣子,訓斥完桃之後,奸媚質問月聽靈,"南明王妃,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為何詛咒我失寵呢?"

月聽靈冷冷一笑,把手里的碟子放下,可愛的添了一下食指,陰諷的反問:"香妃娘娘,你是哪只耳朵聽到我詛咒你失寵了?"

"桃的,自然有其事."

"你就怎麼相信這個宮女嗎?"

"桃跟隨本宮多年,她的性子如何本宮很清楚,對于這件事或許她有些添油加醋了,但卻是事實."

"香妃娘娘,有時候這添油加醋啊,能害死人,你知道嗎?"

"什麼意思?"

月聽靈沒有及時回答,走到桃面前,圍著她轉了一圈,然後伸出手,把玩著她的頭發,陰森森的解釋,"香妃娘娘,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應該不容易,如果有朝一日,你所擁有的一切都毀在了這個添油加醋之上,你不覺得很冤嗎?皇宮就像是一個永遠的戰場,舊的敵人被滅掉之後又會有新的敵人來,你的新敵人想要打敗你,就會將你的一舉一動掌握在手中.如果哪一天你的婢女因為話添油加醋,把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得驚天動地,讓你不惜用任何手段去應付這件事,等這件事解決了,你卻發現,自己付出的代價遠遠比你想象中的還要大,甚至觸怒龍顏,屆時你豈不是一無所有了?"

"這……"香妃聽了這段話,感觸甚深,用哀怨的眼神瞪著桃,突然覺得自己被這個宮女牽著走太過了.

"香妃娘娘,居安思危這個道理你應該知道吧,不要以為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是長久的,如果你不加以防范,只怕你現在所擁有的,遲早會變成別人的.你這個宮女太過囂張,我只是了一句'花無百日’,讓她不要欺人太甚,把眼光放長一點,沒想到她去了你那里,卻成我詛咒你,這添油加醋也添得太多,加得太大了吧.香妃娘娘,用人當用賢,方能源遠流長,一個只知道仗勢欺人的狗,是不會給主人帶來任何好處的,相反,一條會忠心看門的狗,才是好狗."

"聽了南明王妃這席話,本宮受益匪淺,今日之事,本宮不加追究,回去定當好好懲治這個宮女."

"娘娘……饒命啊,娘娘……"桃嚇怕了,立刻跪下了求饒,此時已經哭成了個淚人.

想不到南明王妃怎麼厲害,三兩語就把局勢給扭轉了.就算沒有扭轉局勢,以她南明王妃的身份,只怕也不會有什麼事.

她要是早知道這個人是南明王妃,打死她,她也不敢這樣啊!

"桃,你今天差點害死本宮,你知不知道?"

"娘娘,奴婢知道錯了,奴婢以後再也不敢了,娘娘,您饒了奴婢吧."

"念你跟隨本宮多年的份上,本宮今天不要你的命,你明天就到洗衣房去工作吧,本宮不留你此等無用之人,哼."香妃丟下話,轉身就走,不管後面的人怎麼哀求.

"娘娘……香妃娘娘……香妃娘娘……"

桃撕裂的大喊,不想到洗衣服去做事,但是不管她怎麼喊都沒用,香妃頭也不回的走了.

洗衣房里的宮女,要麼就是沒錢沒本事沒背景的,要麼就是犯錯被罰的,一進了洗衣房,此生再也沒有出頭之日.

她不要過這樣的日子,她不要.

桃越想越怕,心里滿是怨恨,一時失去理智,拔下頭上的簪子,快速的往月聽靈身上紮過去.

想那靈要."你害得我一無所有,我要你死……"